當前位置:首頁 > 索劍 > 第二十五章 大動靜

第二十五章 大動靜


  隨手而來,短暫上演,再吼兩聲,消散而去。
  柳無才和邱道平都被眼前一幕大驚失色,張口結舌,不可而語。
  “這好像是三十六編章中的畫兵點將。”邱道平先示反應過來,他見多識廣,眼前的道術似曾相識。
  “沒錯,此術如何?”花煙少揚眉一笑,自身會的道術有幾多,此術是有分量之一,平常沒事的時候就研讀才學,此術在記憶中慢慢被學會一二,算是能運用一點皮毛,等有道息后,發揮得更好。
  由于前世光靠索利敖血漿就已經很強大,所以很少去學道術,在漫漫孤然中留意了很多道術,不是為了多學,而是打發寂寞。
  這一世留在記憶中的道術,可謂是對此生有很好的作用,但沒學過的道術只能慢慢琢磨,要不然有師者指點才能學會。
  “三十六編章是儒道至學,很少有人學會,兄臺年紀輕輕就能如此深造,真是稀奇之才。”邱道平由衷贊嘆,對花煙少有掩不住的注重。
  只是想不明白,這樣奇才的人怎么會來這里需求洗髓靈露,應該在道教里享受光環才對。
  “太好了,有此術比起儒語禪頌好多了,破解鬼障最好不過。”柳無才神光異彩,容顏煥發,仿佛看到了光明。
  邱道平嚴肅嗑聲:“無才,不要打主意了,那地方不是你能夠涉險的,萬一出了事,我怎么和你家人交代,你要這樣是害人害己。”
  又性急這向花煙少奉勸:“道兄,不要聽這小子胡言亂語,你年紀尚輕,去了那地方會丟掉性命的。”
  “哎喲表兄,別嘮嘮叨叨了,我有的是保命手段,有的是法子,憑我聰明的腦袋你還放心不過嗎,要不你就跟著一起去……你們看,那邊出了什么事,好大的動靜。”
  柳無才面向的是窗外,從遠處傳來的風波,他驚奇張大了眼睛。
  花煙少和邱道平也一同張望過去,只見城那邊有轟光閃放,傳來能量沖突,似是有人在比拼,其程度非常激烈。
  “我去看看。”邱道平縱身一越,向那地方飛去。
  “那么熱鬧,怎么少得了我,煙少兄,你若有心,兩天后就來南天客棧找我。”柳無才說了一聲后,也跟著過去。
  今晚是一個不平凡之夜,連天都開始變色,有迷霧遮空。
  閣樓中那個懷抱琵琶的女子停止彈奏,向兩個騰空飛起的身影看了一下,又看了站于窗前正張望的少年,目光淡然望之,又向鬧出大動靜的地方望去,蹙起眉來。
  她將琵琶放下,一只小白兔很乖巧的跳到她懷里,小腦袋在她身上蹭了蹭。
  她撫摸小白兔,喃喃道:“卦上說我會在這里遇到我最重要的人,你說他會來嗎,到底是怎樣的人……其實我并不信卦,只是煩悶才來這里……可是,我真的期待有那個人。”
  小白兔好像聽懂一般抬頭看著她,好像有話要說卻說不出來。
  她目光柔和,笑然嫣情,一表言衷:“我一定要找到好的妖丹讓你復原,到時候我還希望你像以前一樣,經常在我耳邊嘮叨,我不嫌你煩了。”
  小白兔又蹭起腦袋,在懷里翻滾,好開心的樣子。
  她溺愛的揉了揉小白兔,將其放在肩膀上,收起琵琶后,袖手一揮,消失不見。
  隨著她的離去,此處漸漸平息,眾人紛紛離場,只是猶韻未絕,那個美妙的身影和琵琶聲,或許成為很多人心中一生難忘。
  此城有一大戶人家位于城西一處風水佳地,剛才的動靜正從那傳來。
  當柳無才和邱道平趕到時,整個宅府已經遍布尸體,場景相當滲人。
  “這是要滅滿門嗎,什么人這么狠。”
  “妖氣很重,應該妖類作惡。”
  他們問了一個躺在地上還有氣殘喘的人,得知原因后,并沒有憐憫,繼續從房頂跳躍過去,向著打斗的地方。
  事情的起因,此府有個平時惡貫滿盈的少爺不知從何處搶來一個美貌女子,囚禁在房內,當晚那少爺要行房的時候,就被慘死在床上。
  有下人看到異常,發現女子是蛇妖,慌忙大肆宣揚,府內被驚動后要殺了蛇妖,結果就成這場面。
  “表兄,你怎么看,道門附近很少有妖類出沒,而且妖息地離這里很遠,強大的妖類都在那里,一般的妖類是不可能在這里肆無忌憚的殺人,敢鬧出這么大的動靜,顯然不是一般的妖類。”
  “嗯,如果是邪魔教作惡,還情有可原,但妖類,但凡有靈智不會大肆妄為……”
  當來到范圍,看到大打出手的雙方,邱道平大為不解:“這是鬧哪出?”
  目光中,有一男子腳踏七尺劍,御空而行,圍著一個巨大火猿,操控很多小劍不停攻擊。
  “那個應該是最近很有名聲的魏卓吧,怎么打起一頭猿妖,不是蛇妖嗎?”柳無才疑惑出聲,他聽過魏卓種種,也遠遠見過魏卓一面,現場中的人影他大為熟悉。
  “此等劍勢,不愧是劍道天才,不過他的對手不是猿妖,好像是焚道使用的道術,這就奇怪了?”邱道平有見識,他想起了焚道,說出了見解。
  這么一說,兩人都疑惑更重,劍道和焚道向來都是同氣連枝的,怎么打起來了。
  在火猿上空,一把巨劍迅速凝聚成行,散發耀眼光芒,勢能毀滅一切,只見魏卓飛到巨劍之上,指引巨劍向火猿斬去。
  望之,邱道平黯然失色,自愧不如,忍不住贊出聲:“魏卓真厲害,能以劍奧結出劍意,威力好強,估計很快要結束了。”
  “不見得。”花煙少的聲音在兩人身后響起,離他們近在咫尺,就站在房頂與他們共同面向。
  這來得太突然,嚇了兩人一跳,使得兩人都驚詫望向他。
  柳無才緩了口氣,便汗顏道:“煙少兄,你過來不作點聲息,想嚇死我們啊。”
  但又想剛才太注意前方,所以才沒注意到后面有來者,兩人情緒波動一下,釋然了。
  花煙然淺笑,隨口一句:“我也喜歡熱鬧,且看吧。”
3月7号pk10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