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孤鸞朝覲未名山 > 七、閑中好·八卦消息

七、閑中好·八卦消息


  【閑中好,盡日松為侶。此趣人不知,輕風度僧語。】
  “卓溪寒,你簡直膽大包天!”
  “哎喲,安公子,你生氣啦?”卓溪寒對著電話里這位怒火中燒的公子,連連賠不是。
  “你竟然背著我,自己跑去拉薩?你知不知道多危險?萬一你出點什么事怎么辦?”
  “我的安公子,我這不是健康平安的回來給您請安了嗎?”
  聽完卓溪寒拉薩之行的遭遇,這位安公子擔憂又后怕,這個女人真是膽大妄為。
  “你現在在干嘛?”
  “我在看書”
  “什么書”這位安公子,說話簡單直接,霸道又強勢,這樣的語氣讓卓溪寒想起了一個人,那個影子在腦海里嗖一下跑過,她趕緊搖搖頭,迅速地把他趕出去。
  “醫書啊,我還能看什么呀”
  “真是無聊,早知道你這么喜歡學醫,當初就應該求卓教授讓你報考醫科大”
  “哎,陳年往事莫要再提,我爸那個倔脾氣,你又不是不知道,差點打我一頓,說什么都不讓我學醫,說女孩子家醫院呆久了影響心情,影響內分泌”
  “那你還看?有時間還不如來看看我”
  “我也想你呀,反正馬上要開學啦,就明天見吧”卓溪寒笑呵呵地撒嬌,聽起來與這安公子十分親密。
  “那行吧,明天要我來接你嗎?”
  “不用啦,咱們明天學校見吧”
  “行吧,那明天我來接你吃火鍋”
  S大的初春,校園里朝氣蓬勃,三三兩兩結伴前往食堂的學生,綠茵場上早鍛煉的校隊成員,花園小徑里晨讀的勤奮學子。
  久違了,東部沿海地區,最美的校園。卓溪寒深深地呼吸了一口這里的空氣,伴著海風的咸甜,濕潤又溫暖。經過了拉薩的各種遭遇,回到校園,仿佛恍如隔世,那些經歷都如同一場舊夢,夢一醒,連帶著夢里遇見的人,都沒了,挫骨揚灰,徹徹底底的消失了,讓她都不禁懷疑,自己是否去過那個離天最近的恩賜之地。
  “卓溪寒!”
  “誒?四木!你回來啦?”
  “這幾十個小時的硬臥,我真是坐夠了,剛下火車,我在后面叫你好半天,你都沒聽見”眼前這個女孩拉著大行李箱,一路氣喘吁吁追了卓溪寒一路。
  這個被稱作“四木”的女孩,名叫林木木,來自西南腹地,一個叫做銅仁的地方,聽四木說,她的家鄉群山環繞,草木蔥蘢,一座仙山坐落在那里,登高遠望,云霧縹緲,此間,便是仙境,山下,便是人間。
  這大概是卓溪寒聽過對大山最美的形容,所以一直很想去四木的家鄉看看。
  和四木去宿舍把行李床鋪收拾好,又赴了安公子的火鍋之約,新一學期,也是大學生涯上課的最后一學期就這么開始了。
  時間過得很快,一晃開學都快一個月了,管理學院的課程也不是很緊,卓溪寒索性泡在圖書館看醫書,在她心里一直希望能讀醫科,但是本科被迫選擇了管理類,也只能當個醫學愛好者了。
  卓溪寒腦子很聰明,本專業課程名列前茅以外,更對中華民間醫學小有研究,中草藥、針灸、拔罐、養生湯、民間偏方都是她感興趣的,雖然不精,但都略知一二。她曾用鮮花椒幫四木治愈過牙齦腫痛,四木嗜辣如命,牙齦常年腫痛,苦不堪言,一遇上火鍋燒烤又控制不住,卓溪寒幫她治好后,又熬了幾次廣式去火涼茶,一舉治愈,從此四木對卓溪寒的草根醫術十分肯定,有個小病小痛都由卓溪寒幫忙調理。
  “溪寒,你快回來吧!”正在認真看書的卓溪寒接到四木的電話,語氣特別著急。
  “怎么啦?”
  “隔壁寢室的歐桐發病了,我叫120了,但我們完全控制不住她啊!”
  卓溪寒抓起背包就往回跑,大家都轉頭注目,這位在校園里百米沖刺的女孩,食堂門口正好駕著梯子有人在張貼海報,卓溪寒跑過時晃眼一看,這張臉……看起來好熟悉,來不及停下來仔細想,就風一般地沖回了宿舍。
  “怎么樣了?”她喘著粗氣,一把推開125宿舍的門。
  左邊床鋪前圍了7.8個同學,看見卓溪寒回來了,大家自動讓開了一條路,她的草根醫術在四木的吹捧下,大家也有所耳聞。
  “你快來看看吧”
  躺在床上的歐桐,全臉發紫,雙手握拳,雙腳緊繃內扣,全身不停的抽搐抖動,看狀況像是羊癲瘋、癲癇發病的癥狀。她從抽屜里抓出一只筷子,強掰開歐桐的嘴,鮮血從嘴角滲出來,判斷無誤,她果然從里面咬住了舌頭,她把筷子強穿過歐桐的牙齒,又抓起她的胳膊聽脈搏,之后又死掐住她手上的穴位。
  “同學們都讓一讓”
  此時校醫趕到了,卓溪寒也趕緊讓開,畢竟自己沒有醫師資格證書,也沒有受過專業培訓,不能代替醫生,怕延誤了同學的病情。
  從125走出來,卓溪寒喘了一口氣。
  “溪寒,你說她這是怎么了啊”
  “你們以前聽說歐桐有癲癇之類的疾病嗎?”
  “沒有啊,就算有,恐怕她保密還來不及呢”
  “倒也是,但我覺得她的脈搏很奇怪”
  “天,不會是喜脈吧”
  “四木!你在想些什么呢”卓溪寒語氣嗔怪,在她腦門上輕輕一敲。
  “哎喲,人家開玩笑嘛,她脈象怎么奇怪了嘛”
  “我說不清,以前我爸還在給人看病的時候,我就經常躲在門口聽,然后記下他說的話,人家出來的時候,我又請別人把手借給我聽聽,因為這個我被他收拾了好幾次。聽了那么多人的脈搏,這是我第一次遇到那么怪的脈象”
  “算了,你說了我也不懂,不聽不聽,王八念經!”四木捂著耳朵,搖頭跑進了自己的宿舍。
  “你才王八!”
  她們宿舍本來一共住了四個人,卓溪寒、林木木、溫書瑤和穆知秋。溫書瑤家里背景很深,傳說不是官二代,就是當地巨富的富二代,她很少回宿舍,但上課她卻是一堂課不落,也算是比較上進勤奮的富二代;而穆知秋她本身年紀就比同級學生大兩三歲,感覺她并不想融入集體,再加上她在大二上學期就退學了,所以這間宿舍基本就是卓溪寒和四木的天下。
  “溪寒,你聽說了嗎?”四木神神秘秘地對坐在床沿,吃著蘋果玩兒手機的卓溪寒說。
3月7号pk10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