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我的美利堅 > 第八十六章 饕餮盛宴

第八十六章 饕餮盛宴


  建設工廠其實有兩個側重點,第一是距離原材料產地很近有地理優勢,就比如芝加哥現在這樣,距離合眾國最大的鐵礦很近,才形成了現在的鋼鐵中心。把很早起步的卡耐基家族都擠壓的夠嗆。
  而另外一個側重點就是距離市場很近,生產出來的商品很容易銷售出去,這樣還可以分擔經營壓力,后世的共和國市場其實就側重于后一點。世界工廠生產出來的產品首先要滿足于自己的需求,然后才是尋找國際銷路。
  自己能夠生產的好處還不止這些,首先別管質量怎么樣,總能降低一些國內的成本。質量次一點也不能沒有,不然的話真的很同意被卡脖子。
  這一點謝菲爾德都不需要從蘇維埃、或者共和國的歷史當中尋找例子。只是一想自從諾基亞手機被微軟一個特洛伊木馬干掉之后,整個歐洲的手機市場就成了其他手機廠商收智商稅的市場。
  價格更高配置更低,雖然VO兩個大廠長期被詬病為高價低配,但是在歐洲市場,所有手機廠家都是VO,不約而同的對歐洲人收智商稅。原因就是諾基亞帝國土崩瓦解之后,歐洲境內已經沒有了手機帝國,不能自產還有需求,就會落得如此下場。
  商業規則就是這樣的,想要發展強大,人無我有人有我強,不然就是任人宰割。
  謝菲爾德選擇從農機下手,還是因為合眾國農業的話語權在南方,他有這個基礎,就算是最后制造出來一坨屎,大不了用自己家的土地做試驗品,反正家里也不缺土地,自產自銷也要維持下去。
  經過了和魯爾區的代表商議之后,謝菲爾德最終決定放棄在北方買地的想法,堅守迪克西人的底線,把設想當中的工廠建設在德克薩斯。
  “為什么要建立在南方?明明北方有更加優良的便利!”漢斯們對這種舉動十分不理解。
  “因為市場在南方,可能還加上西部,我要更快的鋪開市場,所以要距離市場更近一些,這樣比較方便,至于原材料的問題,其實是差不多的,從北方運原材料進行生產,和從北方生產完畢送到南方,路程是一樣的。再者我還要顧及一下南方公民的感情。”
  謝菲爾德對這種善意的提醒充耳不聞,既然兩種設廠方案各有利弊,那謝菲爾德自然不能背離迪克西人的利益,從北方設廠這幫楊基佬又不一定會感謝自己,這工作給誰不是給,為何要給這幫王八蛋。
  “當然你這種想法也沒錯,只是我們德國的布局就是依靠魯爾區的,各國情況一樣,謝菲爾德先生有自己的考慮正常。”蒂森聯合公司的代表對其他德國人比劃了一下,示意稍安勿躁,不再在這件事上糾纏。
  我們迪克西人就是餓死,從樓上跳下去,也要拉著楊基佬墊背!你們這些德國佬,怎么可能明白我們合眾國內部相親相愛一家人的感情?
  “資源就近的原則么,當然有自己的優點,不過具體情況具體分析。市場也很重要,對我們合眾國而言,和德意志帝國的情況又略微有些不同。”謝菲爾德也尊重這些外來技術人員,德國的魯爾區確實是典型的資源就近原則的工業區。
  后世蘇維埃的重工業分布其實也是這樣,還有共和國的東北。這種布局其實很適合重工業的布局,還尤其適合做軍事支柱的產業放在那,軍工產業這樣布局可以最大程度上的避免短板,軍事工業和民用工業畢竟是不一樣的,前者有自己的特點。
  以國家為單位資源就近,其實最害怕的一點就是國際貿易,后世的全球化。因為一個國家資源在豐富,也不可能和整個世界相提并論。你的國內鐵礦不算差,可澳大利亞的鐵礦埋得的更淺,品質更高。你的石油很多,沙特不但比你多還比你便宜,這就很難堪了。
  后世的全球化就直接把合眾國的北方工業區變成了鐵銹帶,想要重新在恢復這個鐵銹帶,其實最好的辦法就是打仗。戰爭一旦到來,這些工業區才會恢復以往的繁榮,而且必須是大規模的戰爭,小打小鬧不行,只能讓這些工業區勉強維持。
  這一邊謝菲爾德已經訂好了進入工業的敲門磚,另外一邊,逃脫絕大部分合眾國公民視線之外的政治領域,一場風暴正在醞釀。
  當然在不相干的普通公民眼中,這只不過是春風拂面,看起來和自己毫無關系。可在一些涉及其中的人眼中,這件事則是前所未見的巨大風暴,包括謝菲爾德、小洛克菲勒在內的很多人都在屏住呼吸,等待最后時刻的來臨。
  甚至并不在工業領域當中的,波士頓銀行家,紐約的銀行家,都在正襟危坐,等待著參眾兩院的消息傳來,這個專利法案能夠決定很多事情,可不僅僅是在工業領域。
  站在伊利諾伊農牧協會三層小樓窗戶邊上的謝菲爾德,已經不知道從胸前口袋當中掏了多少次懷表,平靜面色下的緊張顯而易見,另外一只手不斷進行無意義的活動,就好像是酒精中毒者的作態。
  一陣急促的電話聲,嚇得謝菲爾德一激靈,差點原地蹦了起來,約翰康納拿起電話聽了一下,恭敬的對謝菲爾德道,“威廉少爺,是你找你的。”
  “威廉謝菲爾德!”謝菲爾德用脖子夾住電話,一雙眼睛還是沒離開不知道第幾次拿出來的懷表上,看著上面的秒針一秒一秒的走過。
  “威廉,參眾兩院的交叉審議已經通過了,現在就等著克利夫蘭總統的核準!”謝菲爾德從小洛克菲勒的口氣當中,聽到了如釋重負的感覺。
  電話另外一頭,小洛克菲勒為自己倒了一杯紅酒算是作為獎賞,面帶笑容的道,“很多朋友都很高興,這代表一種新的規則被建立。晚上過來我們談談?”
  “好!”謝菲爾德放下電話,把懷表塞進口袋中,臉上滿是我要忍住不能笑出聲的痛苦表情,最終還是沒忍住猖狂的叫道,“哈哈,馬上給我把專利挑出來,從電影專利開始,把他們告破產!”
  這將是一場前所未見的饕餮盛宴,謝菲爾德忽然想起來教科書當中一句話,十九世紀后期,資本主義國家紛紛先后進入帝國主義階段。
3月7号pk10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