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都市古仙醫 > 第二百五十五章 這病我能治

第二百五十五章 這病我能治

    “可以,那就一起過去吧。”
  
      葉不凡說完,帶著兩個人急匆匆的趕往江南市中醫院。
  
      中醫院的特護病房內,此刻十幾個身穿白大褂的醫生正簇擁在病床前,在床上躺著一個血肉模糊的人,正是江南市的市首朱玉成。
  
      今天他從省城開會回來,眼見著就要進入城區,卻突然發生了極其嚴重的交通事故,導致身受重傷。
  
      此刻他左臂折斷,右腿大腿骨粉碎性骨折,小腿骨多處斷裂,左側臉頰被硬物劃出一條七八厘米長的傷口,傷口外翻,看起來非常猙獰恐怖。
  
      雖然這些傷并不足以致命,但已經非常嚴重了,特別對于他來說,已經糟糕到了極其嚴重的地步。
  
      根據目前的檢查結果來看,他的右腿必須截肢,可一旦失去了一條腿,那他必然要從江南市市首的位置退下去。
  
      而且明天就是江南市重新選定市首的日子,這個時候出事實在是差到了極點,根本沒有多少應對的時間。
  
      他今年剛剛40歲,正屬于年輕有為,風華正茂,滿心想大展宏圖,干出一番屬于自己的事業,所以無論如何也無法接受眼前的結果。
  
      “根據我多年的經驗,現在必須對右腿進行截肢手術,不然拖下去會危及病人的生命。”
  
      說話的是一個40左右歲的中年醫生,他是江南市人民醫院的副院長白澤濤,在外科手術方面有著一把刀之稱。
  
      這次朱玉成出事,雖然首選在江南市中醫院治療,但也把他這個外科一把刀請了過來。
  
      謝東霖說道:“這絕對不行,截肢對于朱市首意義重大,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能走這條路。”
  
      “萬不得已,難道現在還沒到萬不得已嗎?再不截肢的話很容易引發其他病變,到時候連命都保不住。”
  
      白澤濤冷笑道:“謝東霖,你是不是這個時候了還想拍馬屁?我告訴你不管這條腿是否截肢,以朱先生現在的傷勢絕不可能再繼續擔任市首了。”
  
      謝東霖是中醫,而白澤濤是西醫,兩個人之間的關系本來就不好。
  
      而且來之前已經有人跟他打了招呼,只要朱玉成從市首的位子上退下來,他就能再進一步,成為人民醫院的一把院長。
  
      有原因,有背景,再結合當前朱玉成的傷情,所以他極力主張進行截肢手術。
  
      一旦切掉了朱玉成的右腿,那這輩子注定平凡,而自己將會飛黃騰達。
  
      謝東霖說道:“白澤濤,你怎么說話呢?我完全是站在醫生的角度考慮問題,跟拍馬屁有什么關系?
  
      再說朱市首年輕有為,由他繼續擔任市首對我們江南的老百姓來講絕對是一大福音。”
  
      白澤濤撇了撇嘴:“說那么多都沒用,有本事你將朱先生的傷治好啊。”
  
      在心中他已經認定了朱玉成必將退下市首的位置,所以連市市首都不叫了,直接稱為朱先生。
  
      朱玉成躺在床上,臉色鐵青,聽著兩個人爭辯卻一直沒有說話。
  
      謝東霖說道:“我承認我們醫院的醫生無法醫治朱市首的傷勢,不過我已經請了高人,馬上就到,一定能治好朱市首的傷。”
  
      “馬上?我告訴你,這種傷情已經等不及了,必須盡快手術才行。
  
      而且我告訴你,有這么嚴重的傷,就算你請來神仙也治不了。”
  
      白澤濤依舊極力主張進行手術,一旦朱玉成截肢,那他院長的位子就已經到手了。
  
      “是嗎?神仙治不了,但這病我能治!”
  
      房門一開,葉不凡帶著曹興華和陸慶之從外面走了進來。
  
      在外面他就已經用神識掃視過朱玉成的傷勢,雖然非常嚴重,但自己能治。
  
      白澤濤一回頭瞥了一眼葉不凡,眼神中立即閃過一抹不屑,“大言不慚,謝東霖,這就是你請來的高人?”
  
      “葉院長,你來了!”
  
      見到葉不凡,謝東霖喜出望外,趕忙對床上的朱玉成介紹道,“這位是葉不凡葉醫生,我們中醫院的名醫院長。
  
      別看他年輕,但一身醫術卻是通神,一定能治好您的傷。”
  
      沒等朱玉成說話,白澤濤再次撇嘴說道:“嘩眾取寵,搞這么一個年輕人過來,到頭來還不是要指望曹興華和陸慶之。
  
      我告訴你,傷者的右腿是粉碎性骨折,這種傷勢就算曹興華親自出手也無法醫治。
  
      陸慶之就不要說了,他在家里憋了三年,還會不會治病都不好說。”
  
      曹興華認識白澤濤,對他也非常厭惡,說道:“你說的沒錯,這種粉碎性骨折老夫也沒有辦法,但今天治病的是我師兄,我跟老陸只是過來學習的。”
  
      白澤濤不屑的一笑,滿臉嘲諷的說道:“你們這些人還真是腦子有病,我都說了,這種傷勢就是神仙都治不了,更不要說這么一個年輕人。
  
      我看你們不是想治病,完全是在拿朱先生的生命開玩笑。”
  
      謝東霖對葉不凡說道:“葉院長,你怎么看?”
  
      葉不凡伸手把了把脈,再次確認了傷情之后說道:“雖然有些麻煩,但算不得有多嚴重,能治。”
  
      朱玉成眼中閃過一抹光亮,問道:“小伙子,真的不用截肢?”
  
      “當然不用。”葉不凡說道,“我不但能將你的傷腿接好,還能讓你快速恢復行動能力,不影響明天的任何活動。”
  
      “這……這怎么可能?”
  
      朱玉成原本是抱有一線希望的,但聽葉不凡這么一說,頓時感覺自己碰到了江湖騙子。
  
      以自己的傷勢能夠保住這條腿就不錯了,怎么可能不影響明天的活動。
  
      “真是笑話!”
  
      白澤濤剛剛已經詳細的研究過了檢查結果,認定這種粉碎性骨折根本沒有治好的希望。
  
      他譏諷的說道:“真不知道誰給你的勇氣敢說這種話,難道以為朱先生做不了市首,就可以隨意調戲?”
  
      曹興華一瞪眼,怒道:“你說什么呢?我師兄說能治就能治,沒必要騙人。”
  
      白澤濤說道:“曹老頭,什么話都敢說,我告訴你,今天他能治好朱先生,我這個副院長立即不做了,回家抱孩子去。”
  
      葉不凡瞥了他一眼說道:“這話可是你說的?到時可不要反悔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白某人向來說話算話,從不反悔。”白澤濤瞥了一眼朱玉成,“朱先生,你可想好了,要信我的,趕快做截肢手術。
  
      這樣雖然做不成市首,但至少還能保住一條命,真要信這些騙子的,恐怕到時候命都保不住。”
  
      
3月7号pk10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