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我真不想躺贏啊 > 第五百五十三章 給我十分鐘 2/3

第五百五十三章 給我十分鐘 2/3

奇葩?
  
  提高難度?
  
  新娘子小玲接到這個電話后,臉上寫滿了迷茫二字,這這怎么和自己所預想的情況不一樣?他那邊的伴郎團不都只是大學生嗎?而且還是不怎么樣的大學,突然之間就就崛起了?
  
  “小玲?”
  
  “什么情況?”伴娘團中的一位成員,看到自己姐妹接到一個電話后,頓時臉色大變,好奇地問道:“小玲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?我看你的表情有一些不對勁。”
  
  “我”
  
  “第一關過了。”小玲一臉疑惑地說道:“這才十分鐘都沒有第一關竟然過了,然后就接到小桐的電話,說曹陽那邊有一位大奇葩,讓我們馬上打電話救援,提升一下最后兩題的難度。”
  
  “???”
  
  “???”
  
  這
  
  這不是在開玩笑吧?
  
  第一關經典力學題的計算步驟那么繁瑣,結果結果不到十分鐘的時間,就已經完成了?這對方什么來頭?傳說中的天才嗎?這豈止是天才這么簡單!
  
  “不對呀!”
  
  “小玲你不是曹陽的三個弟弟,高考的成績不是很理想,怎么突然之間就這么厲害了?”另一位伴娘問道。
  
  小玲嚴肅地說道:“應該不是曹陽的三個弟弟完成的,而是我懷疑是我一個表妹的男朋友干的,他今天去客串了一下伴郎,我想來想去只有這個神秘的家伙才行。”
  
  “話說”
  
  “表妹自己的每一個表妹都很聰明,這到底是自己的哪一個表妹?”小玲皺起了眉頭,在自己眾多妹妹間徘徊,突然她想到一個人,一個挺傲的小女孩,她比任何人都聰明。
  
  叫叫楊什么曼的。
  
  小玲想到了楊小曼,但由于兩家人關系挺遠的,逢年過節也不帶走動,除非遇到什么大事情,而與楊小曼相見還在七年前,甚至長什么模樣都忘了。更新最快手機端::
  
  “算了算”
  
  “我們還是打一個電話求救下吧。”小玲說道:“我給我們系的主任打一個電話,找他支援一下,你們也趕緊幫下忙,這要是被曹陽給拿下的話,我這輩子就完蛋了!”
  
  聽到小玲的話,
  
  兩人苦笑了一下,結個婚就結個婚唄,有必要把后半輩子搭進去嗎?
  
  這下好了
  
  原本以為穩操勝券的事情,突然之間半路殺出個程咬金。
  
  隨即,
  
  三人開始向場外尋找救援,還別說真就找到了不少的幫手,其中不少還是各個研究機構和名牌大學的教授級人物,為小玲提供了不少超難的問題,其中最難的有三個題目,都是關于物理方面的。
  
  三題
  
  差不多了!
  
  小玲思考了一下,臨時改變一下規則,如果曹陽帶著伴郎團成功拿下前三個關卡,對不起最后一個關卡需要解開兩個難題。
  
  “小玲”
  
  “有一點過分了,哪有臨時改變規則的。”一位伴娘看不下去了,無奈地提醒道:“你這是把曹陽往死路上逼。”
  
  “切!”
  
  “他也可以參與啊。”小玲不以為然地說道:“這還算輕的了,當初剛剛見到他的時候,這個家伙怎么欺負我的,你們又不是不知道,每每想起那個場面,我就氣不打一處來。”
  
  “”
  
  “”
  
  聽到小玲的話,兩人對視了一眼,真是一對歡喜冤家!
  
  “話說我對你那位表妹的男朋友挺感興趣的,話說這家伙不賴!”一位伴娘笑嘻嘻地說道:“第一題是我提供的,結果被他給解決了,這家伙智商可以!”
  
  “你想要做什么?”小玲看了一眼自己的姐妹,無奈地說道:“你別打歪主意,這是我表妹的男朋友。”
  
  “哎呦。”
  
  “我就隨便說說嘛,你真以為我要去當第三者啊?”這位伴娘說道:“我心目中的男神可是我們辦公室的組長,才二十七歲就已經在國際上發表很多論文了,他絕對是全世界最聰明的人。”
  
  這時,
  
  另一位伴娘不可樂意了,沒好氣地說道:“注意一點犯花癡可以,但這個頭銜還輪不到他呢!你這個樣子把人家徐教授置于何地?”
  
  “不一樣!”
  
  “徐教授那是神,他已經超出了人類的本質,他不能算人類。”那位伴娘說道:“總之徐教授是遙不可及的存在,聽說神出鬼沒的,見到都見不到。”
  
  與此同時,
  
  崔曹陽帶著自己的伴郎團來到了第二個關卡,然后被一位伴娘給攔在了樓梯口。
  
  “咦?”
  
  “你們怎么這么快就上來了?”這位伴娘滿臉懵逼地問道:“是不是偷偷溜上的?這才過去不到十分鐘的時間,應該不可能解決那一個力學問題的。”
  
  “廢什么話!”
  
  “嗶嗶嗶個沒完沒了的,快一點把題目拿出來,我們等著娶新娘子呢!”徐茫沒好氣地說道,早上就吃了那么一點東西,現在肚子早就餓了。
  
  “哎呦?”
  
  “小伙子口氣不小啊!”這位伴娘瞥了一眼徐茫,一臉淡然地說道:“不知道有沒有真本事。”
  
  話落,
  
  直接甩出一個文件袋,里面有一張附帶題目的A4紙,一只黑色的水筆,和若干的草稿紙。
  
  “拿去吧。”
  
  “千萬別被難倒了!”這位半年面無表情地沖徐茫說道:“給你準備了折疊桌椅,你自己到邊上去答題吧。”
  
  徐茫瞥了一眼這高傲的女人,看來她對這個世界充滿了信心,可惜這個世界本質是罪惡的,因為有一個叫徐茫的人。
  
  坐在椅子上,
  
  徐茫剛剛提起筆,回頭瞥了一眼那位伴娘,嚴肅地問道:“你相信奇跡嗎?”
  
  “???”
  
  “我相信科學和真理。”這位伴娘說道。
  
  “哦”
  
  “那今天就讓你看看,什么叫做違背科學和真理的奇跡!”徐茫笑了笑,下一秒開始審題。
  
  這是一個非線性積分方程問題,而且故意搞得非常復雜化,還別說第一眼看到它的時候,徐茫產生了短暫的懵逼,他有一點被繞暈了。
  
  看著徐茫那懵逼的表情,那位伴娘面露一絲不屑,原來是一個吹牛大王。
  
  此時,
  
  徐茫稍加思索,冷靜分析,欲言又止,長嘆一口氣,淡然地說道:“好簡單!”
  
  提筆,
  
  奮寫答題!
  
  “???”
  
  “???”
  
  “???”
  
  這這就開始了?
  
  崔曹陽和三位伴郎還在讀題目,結果突然看到徐茫已經在寫計算過程了,一時間他們的三觀被摧毀了,這速度已經快到看不清手臂,他到底是何方神圣?
  
  感覺在他面前似乎就沒有什么難題存在,之前那個經典力學,也是讀了一下,瞬間就開始做題,而到了高等數學部分,更加的過分別人題目都沒有讀完,這家伙直接開始!
  
  這時,
  
  同樣感到迷茫的還有那位伴娘,她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,這一個非線性積分方程問題是她提供的,作為數學系出來的博士,她把這個非線性積分方程問題完全給復雜化。
  
  為了檢驗其難度,特意找了身邊數學系出來的親朋好友,讓他們進行解題,最快的花了兩個小時,慢的需要一天的時間,然而在這個吹牛大王面前,似乎變得有些不堪一擊。
  
  唰唰唰,
  
  徐茫的計算速度很快,但和從前相比慢了不少,他很少進行這樣的高強度計算了,基本上都是一邊聽著音樂,一邊快樂的計算著過程,偶然也會拼命,看課題的重要程度來決定。
  
  久而久之,
  
  徐茫逐漸喪失了他引以為傲的競速計算能力,但依舊保留百分之八十的實力。
  
  不過差不多了,
  
  足夠讓這些人感受到震撼。
  
  五分鐘后,
  
  徐茫還在繼續答題,他的計算過程如行云流水一般順暢,可惜崔曹陽和三位伴郎一點都看不懂,無法欣賞到徐茫的數字之美。
  
  此時此刻,
  
  那位伴娘終于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,悄悄來到了徐茫身邊,探出腦袋看了一下答案,只是些許的時間,短短幾秒而已,這位伴娘感到自己的頭皮都在發麻。
  
  這
  
  這家伙究竟是誰?
  
  怎么這么快就解決了自己苦思冥想的非線性積分方程問題,而且而且速度好快,估計再三分鐘左右,他就能完全把問題給解決了,真的這速度快到令人絕望。
  
  這時,
  
  伴娘急忙退了出來,來到了一處拐角,拿出手機給今天的新娘子小玲打了一個電話。
  
  “喂!”
  
  “小玲完了完了我這里要失守了!”這位伴娘無奈地說道:“曹陽帶著了一個妖孽過來,他只花十分鐘不到的時間,就把我給出的非線性積分方程問題解決了,這題目我讓一位數學系的副教授來解決,都花費了兩個多小時呢。”
  
  “什么!”
  
  “你你沒有開玩笑吧?”小玲接到電話,一臉驚慌失措,吱吱嗚嗚地說道:“我我知道了,我已經打了場外求救電話,提升了難度,你你別慌張。”
  
  掛斷電話,
  
  徐茫正好解決完問題,一切都剛剛好。
  
  拿過答案,
  
  仔細校對了一下,這位伴娘不得不放徐茫一行人離開。
  
  看著背影,
  
  這位伴娘苦笑了一下,簡直太不科學了他到底是誰?
  
  “小徐!”
  
  “你究竟是誰?”崔曹陽突然停下了腳步,一臉嚴肅地問道:“你這實力恐怕不是簡單的本科生這么簡單,你你究竟是誰?”
  
  “我?”
  
  “我是你親戚啊,表姐夫”徐茫笑了笑,淡然地說道:“我們先不提這些,肚子餓了快一點幫你娶到新娘,然后我們去吃宴席,早上就吃了那么一點點,餓死我了。”
  
  崔曹陽苦笑了一下,如果這番話語放在出發前,一定會認為這是廢話,但是現在小徐有這個吹牛的資本。
  
  來到臥室門口,
  
  新郎和新娘相隔一道門,以及一道很難的物理題。
  
  相對論?
  
  相對論在亞原子物理學中的應用?
  
  徐茫抬頭看了一眼那位不懷好意的伴娘,氣到差點吐血。
  
  “怎么了?”崔曹陽看到徐茫皺了皺眉頭,一臉緊張地問道:“是不是太難了?你也不會?”
  
  “不!”
  
  “這是關于相對論在亞原子物理學中的應用問題,由介子通過介質前后的剛度求其靜止質量及半衰期。”徐茫淡然地說道:“她們請了這方面的相對論物理專家”
  
  崔曹陽:@#¥%!
  
  太過分了!
  
  哪有這樣亂來的!
  
  “小玲!”
  
  “你這也太過”崔曹陽的話才說到一半,被徐茫給制止了。
  
  徐茫搖了搖頭,一臉微笑地說道:“表姐夫別慌,給我十分鐘就行!”
3月7号pk10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