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四世浮生 > 第二百三十七章 四世·謎團

第二百三十七章 四世·謎團


  
      話說納蘭陰司瞪了一眼,隨即收回了對陌凌涵所施加的壓力。
  
      并且認真的看著陌凌涵說道:“陌凌涵啊~陌凌涵,你還真把自己當人了?你難道忘了嗎?你只是一株奈何橋畔的白色郁金香嗎?”
  
      陌凌涵崩潰的看著納蘭陰司大喊說道:“不,這不可能!”
  
      “花開本無情,花落無人知。
  
      但遇有緣人,事事皆可變。
  
      動情本無錯,情花無保留。
  
      淚滴忘情海,心死身未亡。
  
      遙望孟婆湯,血飲不思量。
  
      秋水伊人畔,陰花白骨森。”
  
      這首詩好像是在不斷沖擊著陌凌涵的心靈,陌凌涵全部的記憶都在這一刻回歸。
  
      陌凌涵的回憶……
  
      當年,三界內外還處在混沌當中,只有陰曹地府的納蘭陰司建立了府邸。
  
      納蘭陰司巡視的時候發現自家花園很是枯燥,便播種了許多紅色的彼岸花,可偏偏下人拿錯了種子,多帶了一顆白色郁金香。這顆白色的郁金香漸漸長大,漸漸吸食天地精華,有了心,幻化成了人!再次來巡視花園的納蘭陰司碰巧看見了最為獨特的她。
  
      納蘭陰司對她很是不悅,想要拔掉她,可是當要上手之時,這朵白色的郁金香自己化為人形出現在了納蘭陰司的面前,陌凌涵自己對納蘭陰司一見鐘情,從此在納蘭陰司身邊為奴為仆做盡壞事。
  
      一日,納蘭陰司想要在‘零界’埋下一顆種子,一顆日后可以幫他挑撥三界的種子,卻又一時間找不到合適的人選,恰巧看到了給自己端茶倒水的陌凌涵。
  
      納蘭陰司轉動了一下眼珠一把抱住了陌凌涵,笑著說道:“寶貝兒!你可愿成為我的妻子?你看我這后宮空虛需要一人掌管,你可愿意?”
  
      陌凌涵急忙點頭說道:“恩!我愿意!”
  
      “好!寶貝兒,你可以幫我一個忙嗎?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忙?”
  
      “去'零界'助我t奪得這天下!”
  
      “好!”陌凌涵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下來。
  
      (可這之間不知出了何種變故,陌凌涵完全失憶,就糊里糊涂的成為了這「云宮」中的'零女'……)
  
      陌凌涵的大腦在一瞬間炸裂,陌凌涵跪在地上崩潰的吶喊道:“不要說了!不要說了!”
  
      納蘭陰司邪魅的一笑說道:“不要?我覺得還是很有必要的,難道你忘了奈何橋畔?你忘記了你對我百般靠近?你忘了你自己苦苦修煉只為來到我的身邊?你說過的,你要助我奪得這個天下的!”這一刻納蘭陰司狼子野心昭然若揭。
  
      陌凌涵崩潰極了,拼命地搖著頭說道:“不是的,我……我沒有,我沒有。”
  
      納蘭陰司繼續說道:“你忘記了你對我的承諾,忘記了你自己如何才獲得的這血肉之軀,可是我沒有忘記,這一樁樁一件件我都替你記著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要說了,不要說了。”陌凌涵羞愧難當,只是低頭不斷痛哭著。
  
      納蘭陰司看著陌凌涵大笑著的說道:“聽聞……有人給你測了生辰八字啊!那糟老頭還說了一句:‘風起天闌命煩憂,天降零女渡浮生!’今日……我倒要看看你——陌凌涵,今日如何渡這天下蒼生!”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你想做什么?”
  
      納蘭陰司挑了挑眉邪魅一笑的說道:“你猜?”
  
      “納蘭陰司!”
  
      納蘭陰司轉身,憤怒的掐住陌凌涵的脖子看著陌凌涵說道:“我說過了,沒有人可以直呼我的名諱。”
  
      陌凌涵不斷掙扎著說道:“放開我~放……放……放開……”
  
      天龍??慕翎拿劍指著納蘭陰司說道:“放開她!”
  
      納蘭陰司冷嘲熱諷的說道:“呦!這不是追你的那個待嫁新郎嘛,還挺有骨氣的啊!”
  
      陌凌涵艱難的說道:“你……別……別傷……害他!”
  
      納蘭陰司玩味的看著陌凌涵‘說道:“看來你很在意他啊?”
  
      傲霆軒突然之間跑了出來,看著納蘭陰司大喊說道:“放開她!”
  
      納蘭陰司抬頭一看竟然發現是傲霆軒三人。
  
      納蘭陰司有些不悅的說道:“呦!被放出來了?看來這閻王是想與我為敵了啊!也罷,也罷!用久的人也無趣,換換也好!”
  
      傲霆軒用他那'風雷偃月刀'指著納蘭陰司說道:“納蘭陰司!你犯下的罪孽深重,你為了得到整個三界,你下毒給這席間的所有人,四處散播'悲傷怒心毒',你挑唆「魂族」致使魂族大亂陌陰鷙被關,致使你救了陌陰鷙一命,陌陰鷙也心甘情愿的給你當了沖鋒槍,甚至你還不惜重傷神帝。你把我們騙的團團轉,最后你好坐收漁翁之利。”
  
      納蘭陰司一點也不掩飾的承認說道:“是!你說的這些都是我做的,不過……你還是說錯了一件事,你們喝的酒里的東西不是毒,而是……營養液!”
  
      眾人議論紛紛:“營養液?”
  
      “你們如今體內的毒就是當日的——'悲傷怒心毒'!其實它就是稀世蠱毒——'氣種蠱毒'!這種毒通過空氣擴散,通過空氣中毒,凡吸過這'氣種蠱毒'者皆會中毒。
  
      而你們今日飲下的酒,就是讓蠱毒在你們體內生根發芽的營養液,不久……你們的體內就會因為它而被吸走大量的能量,最后你們……就會通通變成我的傀儡!傀儡!哈哈!哈哈!”
  
      “做夢!”陌凌涵趁納蘭陰司不防備瞬間打了他個措手不及。
  
      加之有傲霆軒和天龍??慕翎二人的聲東擊西,陌凌涵成功的逃脫險境。
  
      納蘭陰司看著陌凌涵可笑的說道:“寶貝兒!你說你到底用了什么勾魂術,這一個兩個對你用情至深,當真是讓人看著惡心。”
  
      陌凌涵大喊道:“你就是一個無心的人,你當然不懂!”
  
      “是嗎?或許你該好好想想咱們兩個人到底是誰更無心!”
  
      陌凌涵瞪大了眼睛看著納蘭陰司說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  
      “你與其在這里問我,倒不如來回想一下,在前世懸崖想要救你的炎濯。”
  
      陌凌涵瞬間激動的看著納蘭陰司說道:“炎濯?你……你把他怎么樣了?”
3月7号pk10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