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隋唐大猛士 > 第1500章 圣眷

第1500章 圣眷


  觀星樓上的水漏鐘顯示時間已經到了晚八點整,聽到報時博士的一聲敲鐘報時,練了小半個時辰太極的皇帝收拳。
  
  身上已經出了身細密的汗水,這個程度的鍛煉對皇帝來說正好。
  
  自從腦中風之后,雖然注重了保養,可依然還是有了高血壓這毛病,就算有藥王幫助調理,可就算到了醫學發達的后世,高血壓這毛病也只是能控制并不能斷根。
  
  如今的皇帝注重身體保養,除了打太極還喜歡游泳,洛陽宮里不但修了室外的泳池,還修了室內的溫泉泳池,讓皇帝可以一天十二個時辰隨時都能游泳,不過皇帝只是喜歡早上游泳。
  
  如打馬球、跑馬射箭馬槊格斗等,皇帝現在已經不太喜歡了,不是興趣變了,實在是身體承受不了這么激烈的運動了。
  
  韋忠賢送上一條溫水里剛搓過的毛巾,羅成擦了兩把臉,韋忠賢又遞上一杯茶。
  
  這是藥王為皇帝配的降壓茶,上好的茶葉添上數味草木藥材,每天幾杯,確實是不錯的效果。
  
  藥王也再三告誡皇帝,這藥茶也僅僅是起些輔助作用,真正想要保持身體健康,還是得多休息,要清心寡欲。
  
  他更不建議皇帝去吃那些什么虎狼大補之藥,什么人參鹿葺海參之類的,吃多了只會有壞處,不會有好處。
  
  這不過是在透支身體而已。
  
  “下樓。”
  
  觀星樓高達百丈,其實是一座塔樓,這座高塔里也有許多房間,一應設施俱全,皇帝若是喜歡的時候也可以在這里住宿,甚至是在這里辦公。
  
  不過今天晚上皇帝顯然沒心思留在這里了。
  
  內侍服侍著皇帝去浴室更換掉了汗濕的衣服,簡單的沐浴拭擦身體。
  
  “圣人,今晚可要翻牌召妃嬪進御?”
  
  韋忠賢站在一側問。
  
  皇帝的后宮現在很充實,三宮六院一點也不夸張。
  
  近年來各地藩屬進貢公主或美人前來,皇帝甚至都有許多從沒有臨幸過的。有些因為有政治聯姻和親性質,所以皇帝也不能賜婚給其它貴族臣子們,只能留在后宮里。
  
  一后四妃九嬪,每人都有一座宮殿,但這座宮殿里并不是只有一位后宮女子,這些妃嬪們有身份,有自己的宮殿,但在她們以下的許多世婦御妻們,卻并資格擁有獨立的宮殿,二十七世婦們還能在妃嬪們的宮殿里擁有一座偏殿,而那些御妻等,就只能擁有一個單間。
  
  甚至連御妻名號也沒有的,只能是在妃嬪的宮殿里睡大通鋪了。
  
  當然,只要能夠獲得皇帝臨幸過的,一般最少也會有一個御妻封號,起碼能有一個單間。
  
  只不過皇帝這幾年聽信藥王建議,開始清心寡欲。
  
  對于女色,多有克制。
  
  如今慣例是一旬只翻牌兩次,五天召一位嬪妃進御,其余四天是不會臨幸的,除非皇帝高興,偶爾例外。
  
  但有時皇帝翻牌子召人,或是直接降臨哪個后宮之處,但也僅僅只是一起睡個覺,聊聊天拉拉家常而已。
  
  “又五天了嗎?”羅成問。
  
  “回圣人,是的。”韋忠賢做為內侍省太監,雖非殿中監的太監,可卻也一樣要面面俱到。
  
  “沒什么心思,就不翻牌子了。”羅成道。
  
  后宮如今遠不止百人,如果皇帝要雨露均沾,天天累死也做不到,因此內侍省才會有這翻牌制度,他們提前就把宮中各級嬪妃才人們的名字做成了牌子,上面有她們詳細的資歷,名字籍貫年齡特征等等,甚至連這些妃嬪們的月事日期都全都記的清清楚楚。
  
  每次把牌子送到皇帝面前時,那些因有病或來例事的嬪妃,是沒資格列在其中的。
  
  這些內侍宦官們甚至掌握妃嬪們的排卵期,將之注明,供皇帝翻牌時甚至會特別提醒,這樣做是為了能夠讓皇家子嗣繁盛。
  
  “圣人,近幾日新羅的兩位公主脾氣不太好,因新羅叛亂之事多有怨言。”韋忠嗣告訴皇帝。
  
  “她們可是想見朕?”
  
  “數次派人遞話說要面圣,老奴見圣人日理萬機,便擅自作主回絕了。”
  
  羅成點了點頭,“派人給她們送些綾羅綢緞、金銀飾物等賞賜過去,就說朕過些天去看她們,讓她們在宮里好好照顧幾位小皇子小公主們。”
  
  “是。”
  
  “圣人,還有羅馬公主自入宮以來,圣人還從未曾臨幸過,她發了幾次脾氣,昨日還大吵大鬧,甚至在拜見皇后的時候,沖撞皇后,李貴妃命人責罰她,她還差點跟李貴妃動身,多虧長孫賢孫才勸住。”
  
  羅成搖搖頭。
  
  “這羅馬說來也算是西方之光了,歷史久遠,可想不到這公主也如此粗魯野蠻,你代朕去羅馬公主那一趟,就說朕希望她能夠早日學會中原華夏禮儀,什么時候她真正知禮了,朕便收她。”
  
  “圣上,這羅馬公主說入宮許久,圣人不肯臨幸,如今嚷著要回羅馬呢,還讓駐洛陽的羅馬大使給她安排車馬。”
  
  “扯蛋,既然已經入了秦宮,豈有想回就回的道理。”羅成臉一沉,“你派人去跟羅馬大使說一下,讓他給羅馬希拉克略烏斯皇帝去封信,就說我大秦愿意與羅馬繼續維持友好,但若是公主做出什么出格的舉動,那可就讓兩國臉上無光,讓盟約蒙羞了。”
  
  皇帝一時心情不太好。
  
  后宮的事情,他都是交由皇后單氏管理,但近年單氏在生下第五個兒子時,留下了一些后遺癥,導致身體長期病弱,宮里事務,由李貴妃和長孫賢妃兩個幫忙一起打理。
  
  但因為宮中妃嬪多,許多又都是和親聯姻過來的,娘家父兄不是國王就是某一藩屬的酋長可汗,故此也多有顧忌,加之皇帝如今又清心寡欲,雨露難沾,于是后宮氣氛也十分不好。
  
  皇帝今晚回到千歲殿休息,進去時一群年輕的宮女正在殿外賞月聊天,她們沒料到皇帝今晚突然回來,于是一片慌亂。
  
  幾個長的漂亮的年輕宮人上前請罪,楚楚動人,十分嬌羞的樣子。
  
  可皇帝只是掃了一眼,就已經看透了她們的那點小心思。
  
  這些宮女都是民間選秀進貢來的年輕良家女子,一般選十四到十六左右,入宮后先經過禮儀等訓練,然后分配到各監司局中做事,做滿三到六年一般就會放出宮去,或者由宮里給好們賜婚給將士們。
  
  若是自愿回鄉的也就送回鄉去,少者做三年,多者做兩任六年,都是有工錢的,甚至還能給她們選個不錯的夫婿。
  
  當然,也有許多宮女們見識了宮中的氣象后,不愿意再回鄉或是嫁給禁軍將士們等,而是想要攀龍附鳳。
  
  可皇帝只是將她們視做是皇宮的服務人員,皇帝的妃嬪是通過另一個系統選取出來的,羅成又是比較自制的皇帝,對經常出現的這類宮女們,通常都只是視而不見,根本不會理睬,更不會給機會,畢竟對皇帝來說,他從不缺女人,也不缺年輕美貌的女人。
  
  “都下去吧。”
  
  等回到殿中,羅成便對韋忠賢道,“剛才那幾個太過聰明的宮人,你找個理由將她們打發回家,若是愿意配給禁軍將士也可以安排,不要再留在宮里了,宮里不需要這種過份小聰明的人。”
  
  “老奴明白,這些小賤蹄子,總是不安本份,丫環的身子卻總有顆貴人的心,不自量力。”
  
  “好了,也不需如此說她們,明日打發時,記得給每人賞十匹絹,她們的薪水也如數發給,記得多發兩月的。至于出宮理由,找個正當點的,給她們留個名聲。”
  
  “圣人太過仁慈寬厚了,要老奴說對這等不老實的人,就得不留情面。”
  
  羅成不耐煩的揮揮手,韋忠賢立即識趣的閉上了嘴。
  
  皇帝在千歲殿中坐了會,卻沒有睡意。
  
  干脆又站了起來,叫過來人。
  
  “去皇后宮中,不需要擺駕聲張,不需要提前通知。”
  
  “圣上,這么晚了?皇后怕沒有準備。”
  
  “沒事。”
  
  “皇后這幾日身體不太安好。”
  
  “朕知道,所以過去看望下。”
  
  只帶著身邊人輕車簡從來到皇后處。
  
  皇后的宮中彌漫著一股藥味。
  
  寢宮前,女宮看到皇帝駕臨,連忙要去通傳。
  
  “不用通傳,朕直接過去。”
  
  殿里,皇后剛喝過藥,正昏睡當中。
  
  羅成不讓宮人出聲吵醒皇后,輕輕脫去外袍上床,他把皇后輕輕挪動,讓她靠在自己身上。
  
  單氏蓋著一層薄被,一頭黑發披散,昏暗的燈下,面色有些蒼白,眉頭皺起。
  
  看到她這個樣子,羅成有些心疼,也有些陌生。
  
  剛相識的時候,她還是個古靈精怪的丫頭,如今兩人長子都已經十六歲了,她為自己生下了五兒四女,還才三十多歲不到四十,身體卻已經垮了。
  
  羅成知道,自從他當了皇帝,冊封她為皇后以后,她其實過的并沒以前那么開心,她總是覺得自己的出身當不了這六宮之主,不如李氏崔氏楊氏鄭氏那些皇家貴族名門出身的女子,又總擔心長子嘉文不夠聰明,不如吳王晉王聰慧英武,擔心他將來儲君之位難保,過多的憂慮,讓她不再快樂,身體也不如從前了。
  
  伸手幫她將被子蓋上了點,羅成看著她,開始回憶起兩人相識近二十年的這點點滴滴。
3月7号pk10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