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天行戰記 > 第三百八十八章 行刑者

第三百八十八章 行刑者

    “古怪?”衛超一愣,問道:“什么古怪?”
  
      “他在玩黑魔……”說話間,黑魔又是一通狂攻,將夏北逼得漸漸退到了邊角上。似乎是確認了什么,虞娜的臉色忽然變了,變得有些難以置信又異常肯定:“這家伙的力量,不止我之前判斷的那么點。表面看起來是黑魔壓制了他,可你們仔細看,黑魔一直沒有真正砸開他的防守架子。”
  
      恰在這時,鐵籠中,黑魔一記兇猛地鞭腿正狠狠抽在夏北的胳膊上。
  
      夏北整個人被抽得一偏,胳膊看起來頗為無力,仿佛要斷了一般。可隨著他的兩步后撤,等黑魔再貼上來連續幾拳猛攻的時候,他的雙手又架了起來,一副搖搖晃晃的模樣,但就是擋住了黑魔的拳頭。
  
      老莫和衛超對視一眼,都有些震驚。原本以他們的眼光還看不出什么古怪,可聽虞娜這么一說,他們也覺得似乎真是那么回事。
  
      “你是說,夏北的力量還超過一千二百公斤?”衛超興奮地問道。
  
      虞娜凝視著鐵籠中的夏北,眼神中早已經沒有了之前的漫不經心,而變得無比專注認真。
  
      她口中道:“黑魔的拳力高達一千二百多公斤,腿部力量更在拳力之上。如果只是和他力量相仿的話,被他這么連續攻擊,就算扛下來也不會有余力演戲。所有的動作都應該是自然的反應……可你們看這小子一會兒松,一會兒緊。看起來好像不行了。可關鍵時刻又能繼續格擋。而且,他的腳步一直都沒亂。”
  
      身為軍情局特勤,衛超和老莫一聽就明白了。
  
      就像一個人最高可以舉三百公斤,可漲紅了臉憋足了勁舉起來,和一邊說話聊天,一邊裝著虛弱的樣子舉起來,甚至舉起來又放下去,放下去又舉起來,卻是截然不同的。
  
      前者證明三百公斤就是極限。而后者,只能說明他的力量極限遠遠超過了三百公斤。
  
      若非虞娜也是破壁者,只怕根本沒人能看出夏北的底細!
  
      三人的竊竊私語中,看臺上的喧囂聲也越來越大。隨著黑魔的猛烈進攻,四海會的成員再度爆發出一陣興奮地狂呼吶喊聲。
  
      “殺了他!”
  
      “黑魔!黑魔!”
  
      砰!黑魔一個兇猛地直踹,正踹中夏北交叉的雙臂上。夏北整個人都飛了起來,狠狠撞在身后的鐵籠上,然后彈了回來。
  
      這種身不由己的反彈,代表著他已經在黑魔的兇猛攻擊下完全失去了對姿態和平衡的控制。
  
      “是時候了。”黑魔心頭想著,臉上浮現一絲獰笑。
  
      在之前的攻擊中,他已經完全試探出了對方的底細。的確,這小子的力量遠超任何一個中量級的拳手,甚至在重量級當中,也超出不少人。可是,比起自己來還差那么一籌。
  
      這是瞞不了人的。
  
      黑魔的自信,來源于無數次的戰斗。任何拳手,只要幾拳下去,他就能從對方的手臂移位,身體姿態等細節得到回饋。
  
      而更重要的是,只有黑魔自己才知道,自己的實力并不局限于一千兩百公斤的出拳!
  
      現在,就是結束戰斗的時候了!
  
      閃念之間,黑魔已然一聲暴喝,腳下呈弓步踏出,在地面被一腳踏得塵土飛揚的同時,他扭腰轉身,身體猛然前傾,隱藏的右手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,一記勾拳直奔夏北的下巴。
  
      拳頭在空中,赫然發出砰地一聲炸響。
  
      這炸響聲不光是拳頭的破空聲,還有從黑魔身體骨骼發出的聲音。
  
      “炮拳!”
  
      眾人都爆發出一聲驚呼。
  
      炮拳是地下格斗中一種極為兇悍的拳法。據傳來自博朗星的一位格斗大師,后來被軍中特殊部隊所采用,并被人帶入地下格斗比賽中。因其兇猛霸道,屢屢制造血案,而為人們所熟知。
  
      這門拳法沒有什么特別的招式,修煉重心全在于其獨特的發力技巧。
  
      通過這種技巧,修煉者不光能在出拳時運用蹬地,扭腰,擺動等動作和自身慣性所產生的力量,而且能夠運用其他看似并不相干的部位的力量。
  
      拳手將這些力量積蓄起來,向手臂傳遞。
  
      力透脊椎時,拳手身軀如同一桿抖開槍花,勢大力沉的大槍。力透手臂時,臂膀宛若抽爆空氣,幻影一現的長鞭。最終,力量和速度在頃刻間被推升到極致,集中于拳頭這一點上。
  
      一拳擊出,聲若炮響,可將攻擊者的攻擊力,瞬間提升百分之三十到五十!
  
      而黑魔這樣的頂級拳手,這一拳該多么可怕!
  
      眨眼間,黑魔的拳頭已經到了夏北的面前。
  
      就在所有人都認為行刑者躲不開這一拳,就算不被打碎腦袋,也必定被打得面目全非的時候。忽然,大家看見,那行刑者前沖的身體在空中微微一側。
  
      “來了!”虞娜瞳孔收縮,低聲叫道!
  
      而下一個瞬間,只見夏北扭腰轉身,一拳揮了出去。同樣是右手,同樣的一記勾拳,竟是迎著黑魔的拳頭,針尖對麥芒,快逾流星!
  
      “砰!”在無數人寒毛倒豎的駭然注視下,兩個拳頭狠狠地撞在一起。
  
      狂呼吶喊聲,再一次消失了。時間仿佛凝固了一般。
  
      人們張著嘴呆呆地看著眼前的一幕,不敢相信行刑者竟然采用這樣的對決方式。
  
      而更讓他們難以置信的是,他們發現,隨著雙方兇殘地碰撞,那行刑者只是一聲悶哼,左手捧著右臂,身形倒退幾步。反倒是黑魔爆發出一聲慘叫,右手五指呈現出宛若折斷的雞爪般的形狀。同時,他的小臂已經折斷,肌肉爆開,一根白森森的斷骨刺了出來,鮮血順著手臂不斷地往下流。
  
      發生了什么?所有人都懵了!
  
      黑魔不是沒有輕敵了么?
  
      這個比黑魔低了好幾個重量級的行刑者,不是一退再退,被壓得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么?
  
      怎么劇情剛剛才跑偏了一次,被糾正到大家認為的正常軌道上,現在又悄無聲息地再度跑偏了?
  
      而這一次,這家伙廢了黑魔的一只手!!!
  
      刷地一下,胡安站了起來,臉色瞬間變得一片鐵青。
  
      五聯幫包廂里,四位長老駭然把目光投向陳三福,卻見這個剛才還叼著薛家,一副淡定從容模樣的胖子,此刻也兩眼發直,艱難地咽著唾沫。
  
      最豪華的那個包廂里,銀狐陪在一個中年人身邊。見此情形,兩人都震驚地對視一眼。
  
      中年人起身走到了護欄邊,銀狐趕緊亦步亦趨地跟上。
  
      “有意思。”中年人半瞇著眼睛,注視著鐵籠里的那個單薄身影,緩緩道。
  
      全場鴉雀無聲,就只有黑魔的慘叫聲在回蕩著。
  
      而就在這時候,忽然,龍虎風馳的看臺上,爆發出一陣瘋狂地歡呼聲。除了死死捂著嘴的胭脂之外,山貓,小刀,小瘋……能跳起來的人全都跳起來了。
  
      山貓甚至直接沖到了護欄邊,沖著四海會看臺的方向瘋狂地叫著,高舉著雙手,豎起中指,用力地向對方甩著,比劃著:“艸你媽!四海會的雜種,好玩嗎?來呀,來呀!干死你他媽的。王八蛋!黑魔死定了,他死定了!你們他媽的等著給他收尸吧!”
  
      山貓都瘋了,一張臉漲得通紅,眼中滿是血絲!
  
      四海會的人回過神來,暴跳如雷,紛紛破口大罵。而就在這時候,以龍興會為首,五聯幫的人全都齊刷刷地站起來。
  
      “罵得好!”
  
      “媽的,四海會,你們敢動他們試試!”
  
      而對于外面的混亂,夏北一點反應都沒有。
  
      在揉了揉右手,甩了甩手臂,活動了一下肩關節之后,他再度舉起雙拳,向黑魔靠近。
  
      黑魔扶著斷手,不住后退著。劇烈的疼痛,使得他渾身的肌肉都在控制不住地顫抖著,一張臉扭曲得可怕,頭上汗水大顆大顆地滴落下來。
  
      到這個時候,他就算是白癡,也知道事情不對勁了。
  
      他以為自己已經將對方的底細摸透了,可剛才那一拳讓他瞬間明白,對方根本就不是自己以為的那樣。如果說自己把對方看成一條可以安全趟過去的小河的話,那他實際上就是一條足以讓自己沒頂的浩蕩大江。
  
      之前連續攻擊的時候,他覺得這小子這種雙手一前一后,舉在下巴齊高的樣子很可笑。
  
      可現在,再看見對方沉默著舉著拳頭逼近的樣子,他卻只感到恐懼。
  
      “你是誰?”黑魔聲音嘶啞。
  
      看臺上的聲音安靜下來,所有人都用一種同樣復雜的目光看著向黑魔逼近的夏北。
  
      大部分人都不知道這個家伙長什么樣子和他真正的名字。但這一刻,讓他們尤為記憶深刻并感到毛骨悚然的,是這個人原本并不為他們所在意的綽號。
  
      “行刑者!”
3月7号pk10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