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百煉成仙 > 第兩千七百七十九章 棄卒保車

第兩千七百七十九章 棄卒保車

    福兮禍所依,禍兮福所伏。、、。...

    其實這對林軒來說,倒不一定是壞事的。

    真靈本源是什么?

    那是金玥真蟾最為玄妙的寶物,普通的法力,遠遠沒有辦法相比,那是身為真靈,最為重要的東西。

    雖然只剩下十分之一,但林軒若能吸納為己所用,那好處也是無法言喻。

    別的不提,省卻無數歲月的苦修,那是板上釘釘地。

    這樣的好東西,能夠吸納煉化乃是林軒之福,可問題是,他現在的情況卻有點類似于虛不受補。

    假如林軒是渡劫期老怪物,煉化此真靈本源后自然是大有好處。

    可如今,他僅僅是分神期罷了,就算實力,遠勝同輩許多,但歸根結底,也只是分神級別的修仙者。

    做一個不恰當的假設。

    就仿佛,你一個凝丹期修仙者,如果一定要吃,對元嬰期修士大有好處的丹藥,那不是找死么?

    虛不受補,充盈的法力沒有宣泄之處,能夠將渾身的經脈撐破,道理與拔苗助長相差仿佛。

    林軒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的。

    不過具體的表現形式卻又不同,真靈本源,并非法力,而是更玄妙的東西,所以,林軒現在的情況,還要更糟糕一些。。

    經脈倒是不會被撐破,但整個人都快要被煮熟。

    唉,都怪自己太大意了,林軒心中懊惱不已。

    盡管嚴格來說,這并不能算他的錯,畢竟開始并沒有什么不妥,而溫水煮青蛙這種情況,又是最讓人防不勝防的。

    一開始并不會難過,甚至還非常的舒服,等你真發現不妥,想要改變這種情況的時候為時已晚了。

    林軒嘆了口氣,不過郁悶解決不了問題。還是那句言語,這具肉身隱藏了太多的秘密,不到萬不得已,自己絕不會放棄。

    說起來,也是林軒修為遠勝同階修士許多,這具肉身更是千錘百煉過,否則,現在就不是渾身難過。而是早已魂飛魄散掉了。

    這道理,林軒心中清楚,但現在的情景,實容不得他多做耽擱,究竟該怎么辦呢?

    林軒心念電轉。

    一個個念頭在腦海中浮現而出,但很快,又逐一排除,不是遠水解不了近渴,就是根本沒有用處。

    如今。時間緊迫,說生死系于一線,那也不為過。自己根本沒有時間,去驗證這一條條的方法,是否真有用途。

    必須快刀斬亂麻才可,否則,恐怕真要萬劫不復。

    林軒心中如此想著。。

    看來,只有那么做。

    雖然也有一定的危險,弄不好,自己的損失也難以計數,但此時此刻。哪還顧得上斤斤計較呢?

    根本沒有時間思慮萬全之策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    至少就林軒的見解來說,覺得這個方法雖不是把握十足,但還是有一定機會化解眼前危局的。

    而這個方法說穿了也不稀奇,就是靈氣灌體。

    如今林軒之所以陷入如此危險的境地。就是因為真靈之血中的法力元氣,他虛不受補,無法將其消化了。

    沒有宣泄之處,所以才會被溫水煮青蛙的。

    那么解決的思路,說起來也就不難。只要能將這里面的精純靈力,與真靈本源吸收掉就好了。

    但說說容易,真要去做,卻讓人撓頭以極。

    吸收,怎么吸收,這具千錘百煉的肉身,也容納不住,除非自己馬上進階成渡劫級別的修仙者,但這一點,顯然是絕無可能的。

    不過林軒畢竟非常人可比,還是想到了一個行險的主意。

    肉身容納不下,元嬰未必不可以。

    聽起來似乎荒謬以極,元嬰高不過寸許,但要知道,那是高階修士的基礎,對于法力的容納能力,也不是用身高體重來衡量的。

    通常情況下,元嬰容納法力真元的本領,要勝過肉身許多。

    不過此時此刻,林軒也沒有太大的把握。

    但不管如何,總要試一試。

    何況退一萬步說,就算失敗了,元嬰因此自爆,也總比肉身隕落的好,畢竟元嬰雖然珍貴,重新修行也很難,但不管如何,藍色星海與五龍璽總算保住,只要有這兩件寶物,再重新修煉一次主元嬰也沒有什么了不起,比奪舍容易。

    當然,林軒敢想出這么一個大膽的主意,也是因為他還有第二元嬰與妖丹,主元嬰即使被撐破,也不會隕落,否則換一名修仙者,可沒有這種重新來過機會的。

    念及至此,林軒不再遲疑,一來,他本就是性子果決的修仙者,二來,如今這種情況,也實在沒有時間,讓他多做考慮。

    總之,想到就做,先將眼前的危局,化解過去再做定奪。

    林軒也算是被逼急了,但他的思路依舊清晰,吸了口氣,強忍著那刀山火海般的痛苦,盤膝而坐,雙手平放于雙膝,施展內視之術……

    渾身的經脈,大大小小,從全身到手足,都變成了血紅之色,溫度之高,恐怕就算是扔一塊精鋼在上面,也能說融化就融化了。

    換一個人,早就魂飛魄散掉了,也就林軒,還能承受得住,但也疼得呲牙咧嘴的。

    隨后,林軒的注意力,集中到了丹田。

    那里,居然也變成了火紅之色。

    元嬰與妖丹,在一口五色的湖泊的上空懸浮。

    林軒不敢耽擱,元嬰動了,只見他的小臉上隱隱露出幾分畏懼之色,但很快就被堅韌取代了,兩只小手抬起,一道道玄妙的法訣打了出去,隨著他的動作,周圍浮現出無數比米粒還要小上百倍的光點。

    那些光點,皆是做火紅的顏色,但在火紅中,卻又有一點金光閃爍,流轉不已,顯得神秘玄妙以極。

    元嬰的小口里,依依呀呀的吐出一串玄妙的咒語,隨后那些火紅帶金的光點,如有靈性一般,像著牠流淌而去。

    這些,就是真蟾靈血中的靈力元氣,甚至連真靈本源也是混雜在其中地。

    林軒打算采用靈力灌體的方法,讓元嬰做宣泄口,將牠們灌進去。

    這也算棄卒保車!

    按理,這個過程雖然危險,但并不難,但很快,林軒就發現結果讓自己驚駭,那些光點與元嬰之間,居然互相排斥,一接近,就被彈開,根本吸收不進來。

    ps:暈啊,今天居然一張月票都還沒有,各位道友實在……太不給力了,敢不敢給力一點,將月票投下來。(未完待續)
3月7号pk10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