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百煉成仙 > 第兩千五百一十四章 各逞心機

第兩千五百一十四章 各逞心機

    第兩千五百一十四章各逞心機

    斗法到這一步,局面可以說完全逆轉,對方就算是天神下凡,此刻也無力回天。!!

    嗚……

    寒風刮過,然而聲音卻漸漸的小了,如今,這方圓五百丈的天地,靈力已所剩無幾。

    雖然還沒有完全分出勝負,但不論從哪個角度,都絕沒有再翻盤一說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究竟想要如何?”

    沉默了數息的功夫,冰老妖的聲音再次傳入耳里,然而聽上去,已沒有剛才飄忽,這不稀奇,畢竟藏身同樣需要消耗靈力,而如今,他的法力來源,已被林軒阻隔,快要油盡燈枯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林軒嘲弄的冷哼傳入耳朵,如今的他,已勝券在握,又何必去回答對方的問題呢?

    林軒傲慢的態度讓老怪物恨得咬牙,不過他也清楚,如今自己的命,算是掌握在對方的手中。

    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頭。

    想要報仇,除非將眼前的危機熬過,否則,在這時候撂狠話,那純粹是給自己找不自在了。

    求饒絲毫用處也無,自己想要討價還價,除非是增加一些與之相應的籌碼。

    表面上,他已輸得一塌糊涂,然而冰老妖心中有數,自己還有一張底牌,尚未動用。

    能否化險為夷,就全靠這最后一張保留著的東西。

    “林小友,我們做個交易如何?”

    “做交易?”

    林軒摸了摸下頜,忍不住啞然失笑起來了:“道友是因為太過緊張,已神經錯亂了嗎,事情到這一步,你還有何資格與我談交易一說,說句不客氣的,閣下如今是死是活,都全在我一念之間罷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友所言沒錯。”

    冰老妖的聲音再一次傳入耳朵,出乎意料的,這一回,那語調卻是平靜以極,絲毫沒有剛剛的恚怒之意,這老家伙,心境倒是調整得不錯,只聽他繼續往下說:“可殺了我又如何,道友以為會沒有后患么,我的來歷如何,我想小友會心中有數,自己的化身被滅,你以為玄冰老祖會熟視無睹,老夫也承認,閣下神通確然不錯,遠遠勝過同階修仙者,但小友不會自信到,連玄冰老祖都不放在眼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玄冰老祖?”

    聽了這話,林軒的臉色,果然是陰霾下去了,目光閃爍不定,顯然難以抉擇,冰老妖見了此幕,心中暗喜,這樣好的機會,自然不會錯過。

    他的聲音再次響起來了,已不是那么飄忽,但充滿了誘惑:“林小友,你我人妖殊途,原本無冤無仇,你殺了老夫,根本就得不到分毫好處,反而后患無窮,玄冰老祖,絕不會將你放過,你認為這么做,可還值得?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林軒的表情越發難看了。

    “道友這么做,實非智者,不如與我握手言和,只要你放過老夫的魂魄,我保證,事后絕不會找你報仇。”

    林軒皺眉思索,眼中滿是掙扎之色,這實在是難以抉擇。

    冰老妖也不再多說。

    該講到位的都已經講了,再繼續催促,完全有可能弄巧成拙。

    所謂過猶不及就是這個道理,所以他選擇了沉默不語。

    過了片刻,大約有十幾息的功夫,林軒眼中厲芒閃過,仿佛終于決定下來了。

    只見他右手抬起,一指向前點去,似緩實急,隨著他的動作,刺啦一聲輕響傳入耳朵,卻是遠處的光幕,離開了一道裂縫,直徑約有丈許,頓時,外面的天地元氣,蜂擁而至。

    “好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林軒的聲音中帶著無奈與不甘之色。

    “嘿嘿,道友這么做,絕對是正確選擇,那我們就后會有期了。”

    冰老妖心中大喜,只見從那冰原之中,颯然冒起幾鼓黑氣,往中間一合,一數寸長的怪物出現在視線中。

    “咦,這是……”

    林軒眼中露出驚訝之色,眼前的怪物與龍頗有幾分相似之處,然而仔細看,卻又是有一些差別的。

    蛟!

    原來玄冰老祖的本體,是一頭蛟龍。

    現行以后,牠也不愿耽擱,周身靈芒閃過,就像那裂開的縫隙飛過去了,而且一邊飛,還一邊思索,脫身以后,要如何對林軒進行報復。

    眼看已飛到縫隙之處,出人意料的一幕卻颯然出現了,只見靈光閃處,那裂縫已然往中間一合,同時空間波動驟起,一只青色的利爪浮現而出,向下狠狠撈去,速度如電光火石。

    變起倉儲,那蛟魂躲無可躲,一把就被抓住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甘心束手就縛,搖頭擺尾的拼命想要掙脫,然而絲毫用處也無,怒吼聲傳入耳朵:“林小子,你干什么,背信棄義,就不怕玄冰老祖找你的麻煩么?”

    “玄冰老祖?”

    林軒笑了:“真人面前不說假話,閣下就不要在這里狐假虎威了,你是玄冰老祖的化身不假,然而記憶情感早就與玄冰大不相同,說你已經背叛了他也沒有錯,難道玄冰還會為你出頭?”

    蛟魂的眼中頓時閃過一絲惶恐之色……這小子已經什么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,不管怎么說,我總是玄冰老祖的化身,俗話說,打狗還要看主人,你敢殺我,無論如何,老祖也不會將你放過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林軒笑了,沒有興趣與他繼續在這里斗口啰嗦,袖袍一拂,一道法訣從指尖激射而出,那抓住他的青色怪手一陣模糊,隨后就變成一道道青色的絲線將他緊緊纏住,分毫脫身不得。

    隨后林軒伸手一拍,一個玉瓶從腰間被取了出來,瓶塞拔開,狂風大作,將那毫無反抗之力的妖魂給吸進去了。

    然后林軒塞上瓶塞,又隨手取出一張禁制符箓貼在上面。

    “愚蠢的家伙,你當林某是三歲的小孩么,已將你的肉身毀去,不斬草除根,難道還放你回去報仇不成?”

    林軒的嘴角邊露出一絲譏嘲之色,兵不厭詐就是這個道理,與自己玩心機,最終的結果只能是,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而已。

    當然,對方的話,也不完全是威脅,即便化身已經背叛了自己,但渡劫期存在的尊嚴是不容挑釁的,玄冰老祖依舊有可能找自己的麻煩。

    !#
3月7号pk10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