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百煉成仙 > 第兩千三百四十四章 進階分神期 下

第兩千三百四十四章 進階分神期 下

    從天嵐雙魔講入霧氣,前后不過盞茶的時間而已,林軒布下的四座陣法,就被一一破去,而且雙魔根本就沒有施展真功夫,不過牛刀小試,分神期古魔,果然是名不虛傳地。!!

    眼看四周景物的原貌要顯現而出,然而就在此刻,一尖鳴聲猛然暴起,與之伴隨的是一黑影詭異的顯現而出,來到了天嵐雙魔的身后之處,隨后暴起,向著兩魔偷襲。

    “芙妹,小心。”

    對方的實力非同小可,而且時機拿捏得恰到好處,當兩魔發現不妥,明顯已有些晚了。

    這兩個老家伙殘忍好殺,然而做了幾萬年的雙修道侶,彼此之間的情意,卻是深hou以極,眼見危險,那男子一聲大喝,自己不躲,卻猛然伸手像著身邊的女子推去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一聲驚呼,如流星墜地一般的向后飛去,“嗤”的一聲輕響傳入耳朵,罩像她的攻擊落在空處。

    然而此女臉上卻沒有分毫歡喜,因為如此一來,那男子就躲避不及,一身材高大的怪物出現在了視線里。

    渾身包裹著灰白色的尸氣,身高八尺有余,通體卻呈現出淡銀之色,尤其引人矚目的是,它的背后,有一對銀色的翅膀,看上去就像蝙蝠的一樣。

    銀翅尸王!

    女子的臉色,已陰森到無以復加的地步,那尸魔,居然也是分神期的,而且擅長隱匿之術,若是一般情況下,也無法瞞過自己與丈夫的神識,然而五行蘊靈陣被破,正是他們最松懈的一刻,破綻露出,結果就被對方將機會抓住有了這次偷襲的效果。

    如今,她倒是將危機躲過,可丈支…。

    一著不慎滿盤皆輸,那男子確實來不及躲然而作為分神中期的老怪物他又豈會束手就縛,一聲大喝,黝黑的魔氣滾滾而出,往身后一聚,一盾牌的雛形出現在了視線里。

    可惜,差之毫厘謬以千里。

    那畢竟只是盾牌的雛形而已與完成后的防御力,不可同日而語。

    只聞破空聲大做,無數慘白色的爪芒已浮現而出隨后如雨打蕉荷,那魔氣尚未完全凝結成盾牌,就已經被疾風驟雨般的爪芒打散。

    而銀翅尸王已沖到了面前。

    右手抬起,整個手臂,都包裹著令人觸目驚心的尸氣尸氣之中,隱隱有銀光閃動,還有符文吞吐尸王的右手居然變成了一尖錐形狀的寶物。

    沖著對方的后腰位置就狠狠的扎下了。

    這一下時機,拿捏得恰到好處。

    關鍵是那男子剛才為了援救愛妻已經將先機失去,此時此刻,根本就躲無可躲。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一聲悶響傳入耳朵。

    他的護體魔氣,沒有起到分毫的效果,直接被敵人攻破,畢竟銀翅尸王也是分神級別的。

    血花迸濺,銀翅尸王的右臂,直接刺入進了他的身體,一個碗口大的洞,出現在小腹。

    這傷勢當真是非同小可!

    按理說,受了這么重的傷勢,即便不隕落,不靜養個十年八年,也休想好的,然而那天嵐雙魔中的男子居然面不改色,唯有臉上有一絲戾氣閃過,渾身上下的魔氣越發洶涌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從他的口中,有古怪的聲音發出來,聽上去,就仿佛與狂笑是一樣的,隨后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,從他的傷口,居然生出了無數的觸手,就像一條條的猙獰小蛇,將銀翅尸王的右臂纏上。

    隨后噼里啪啦骨骼爆裂的聲音傳入耳朵,此魔原本的形態與人類修士別無二致,此時危機,自然不再保留實力,顯出魔化真身來了。

    身形在原來的基礎上,憑空拔高了三尺,而且變得更加的魁梧壯實。

    渾身上下,生出了一片一片的青色鱗甲,從額頭到腳部,可以說,除了眼珠,渾身上下,都覆蓋滿了,不僅如此,他的背后,還多出了一條尾巴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尸魔咆哮的聲音傳入耳朵,由林軒第二元神操控的他顯然也發現了不妥,抽身想要退到安全之處,無奈右臂被對方傷口所長出來的無數觸手緊緊纏住,根本就動彈不得。

    可惡!

    尸魔的眼睛變成了血紅之色。

    它的右手雖然被困,然而左手依舊是行動自如。

    颯然抬起,數寸長的指甲如刀片般尖利,寒芒閃爍,而且蘊有尸毒,朝著對方的頭顱,狠狠戳下去了。

    這天嵐雙魔所修煉的功法著實詭異,那男子小腹被開了一個碗大的傷口,依舊行若無事,然而林軒不相信他就真的是不死之體,小、腹開一個大洞能夠不死,不代表腦袋被打破也能形若無事。

    銀翅尸王的動作何等迅速,這么近的距離對方根本就來不及躲,誰讓他用傷口衍生出來的觸手將尸王的手臂纏住,這么做,固然讓對方動彈不得,然而此時此刻,何嘗不是將自己的行動禁錮。

    用作繭自縛來形容,一點也不為過。

    只見厲芒一閃,尸王的利爪已到了他的頭頂上面。

    分神期存在的一擊,那是何等了得,何況與修士相比,煉尸力大無窮,手爪的鋒利,更不比千錘百煉的法寶遜色,按理說,這一下既然被他抓實了,無論如何,敵人的頭顱,也該被開五個窟窿。

    然而接下來的一幕,卻讓人瞪大了眼珠。

    銀翅尸王的這一抓,居然沒有分毫的效果,明明擊中了對方的頭顱,可全部被那青色的鱗片擋住。

    “愚蠢的家伙,剛才那一擊,讓你得手,是本魔尊大意,你以為同樣的錯誤,老夫會犯第二次么?”天嵐雙魔中的男子已經變成了青甲古魔,冷冷的聲音傳入耳朵。

    話音未落,他右手抬起,五指緊握,一拳當胸像銀翅尸王轟擊過去了。

    出拳的速度快若閃電,只見青影一閃,噼里啪啦的骨骼爆響聲傳入耳邊,他的手臂,驟然暴漲了三尺,銀翅尸王如同金石般堅硬的身體,竟然有如泥塑紙糊,一下子就被擊穿掉了。

    碗口大的傷口映入眼簾,黑色的尸血從里面狂涌出來。

    以彼之道,還施彼身,銀翅尸王剛才帶給他的傷害,如今加倍討還回來。

    這樣的傷痕,足以讓一般的修士命喪黃泉,然而煉尸畢竟不同,只是感到一陣劇痛,反而狂性大發起來,喉綠色嚨里咆哮聲大做,雙目變成了血紅之色,嘴角邊的獠牙一下子暴漲了許多,“嗖”的一下低下頭顱,張開血盆大口,向著對方的喉綠色嚨咬去了。

    這一下攻擊,甚是陰毒,那青甲古魔,雖然渾身被鱗片覆蓋著,然而相對于其他部位,喉綠色嚨的防御最為薄弱。

    而牙齒的咬合力,又比雙手要大許多,這不是毫無根據的亂說,比如,凡人要吃核桃,若是比較堅硬的那種,用手很難捏碎,然而用牙齒咬,卻是很輕易的。

    凡人如此,修仙者,煉尸也亦如是。

    牙齒的咬合力,遠非雙手可比。

    剛剛手爪的那一擊沒有作用,這一次,獠牙卻將那堅硬的鱗片給刺破掉了。

    黑色的魔血從傷口中流出,尸王大喜,更是搖頭擺尾的拼命撕咬不已。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

    遠處的女魔又驚又怒,那青甲古魔同樣快要氣瘋了,見過無恥的家伙,沒見過誰能卑鄙到如此程度,堂堂分神期存在,打不過,連用牙齒咬的下三濫手段都使出來了。

    他也是活了數萬年的家伙,然而這樣的事情別說見了,聽也不曾聽說。

    青甲古魔的眼中滿是怒火,右手抬起,五指緊握,這一次,他從拳頭到小臂,全部長出了長短不一的黑刺,隨后出拳如風,嘭嘭之聲不絕于耳朵,僅僅片刻,銀翅尸王的身體,就被砸了個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煉尸的生命力之頑強,確實遠非修士可比,但也不是不死之身,經此重創,尸王眼中漸漸失去了光芒,氣息也在急速衰落。

    咔嚓一聲傳入耳朵,卻是銀翅尸王的右臂被那些觸手給扭斷了,本就殘破的身體,被狠狠的拋飛出去。

    那青甲古魔張開口,大片黑色波紋無聲無息地噴射而出,波紋所過之處,空間都出現了扭曲,本就奄奄一息的尸王,更是被卷進去,令人牙酸的聲音傳入耳朵,僅僅片刻,銀翅尸王就被那黑色的波紋剿為了粉末。

    彪悍是唯一的形容。

    要知道尸王也是分神期的,卻如此輕易,就被青甲古魔滅殺掉了,盛名之下無虛士,古人誠不欺我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沒事么?”

    雖然對丈夫的知根知底,然而那女魔的臉上依舊露出擔心之色。

    “沒事。”

    青甲古魔搖了搖頭,那些觸手縱橫交錯,很快就將傷口填滿了,同時,也不再有鮮血往外流。

    隨后雙魔抬起頭顱,當所有的障礙被破除,映入眼簾的是一狹小的山谷。

    “哼,到了這一步,還想要藏頭露尾么,看本魔尊將你拉出來。”

    青甲古魔冷笑的聲音傳入耳朵,正欲動手,然而就在此刻,天空中出現了一個漩渦,漫天的靈氣,皆蜂擁到這里,形成了一個直徑超過百丈的巨大圓球,隨后轟然一聲,像地面砸過去了。
3月7号pk10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