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百煉成仙 > 第兩千二百七十七章 林軒與付天衡的差距

第兩千二百七十七章 林軒與付天衡的差距

    是可忍,孰不可忍。!quan!com

    與人類修士相比,古魔的脾氣本來就暴躁以極,燕山老祖何曾受過這種羞辱,三張符箓,一而再,再而三的被別人搶去了。

    可惡!

    老虎不發威,你真當我是病貓么?

    今天一定要讓你血濺五步!

    老怪物雙眉倒豎,一股令人心悸的氣勢勃發而出。

    這一次,他是徹底被激怒,不愿意再做任何的壓抑了。

    驚呼聲傳入耳朵,附近的古魔臉上滿是恐懼之色,紛紛作鳥獸散了。

    城門失火,殃及池魚,他們可不想被卷入這和等級的沖突里去。

    付天衡的臉上則露出一絲苦笑之色,做為地主,他當然不可能置身事外了,然而又能如何,他可不敢上前去阻止分神期老怪物,燕山老祖,可是以殘忍嗜殺聞名的。

    “前輩息怒,還請看在付家的面子上,不更發火,否則……”

    “否則如何,莫非你還敢威脅老夫?”

    燕山老祖颯然轉過了頭顱,原本渾濁的雙眼,此刻卻有神如電,兩人目光剛一接觸,付天衡就激靈靈的打了個冷顫,一股涼意從心底直透上來,竟不敢再直視對方的雙眼。

    頭皮發麻,仿佛墜入了冰窟,那感覺極是難過,難以用言語描述。

    付天衡心寒了。

    他可是付家家主,洞玄期巔峰的人物。

    沒有交手,對方僅僅是一個眼神,就能夠將自己折服。

    洞玄與分神,相互間的差距,居然大到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整個過程不過短短的一瞬間,然而他卻像走過了千萬年。

    當再清醒過來之時,已是滿身的冷汗。

    臉上再也不復從容之色,而是有點慌亂的解釋起來了:“前輩息怒,就算再借一個膽子。晚輩也不敢如此不敬的,只是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付家的尊嚴要維護,然而眼前的老怪物,又是自己絕不能得罪的。

    一時間,饒是付天衡八面玲瓏,也不知道該怎么開口。

    歸根結底,修仙界還是以實力作為后盾的。

    好在燕山老祖也不想樹敵太多,付天衡在他的眼中。不過是螻蟻,不值一提,然而整個付家,卻是他也不愿意得罪的。尤其是付家老祖,對上了他也會頭疼到極處,絲毫取勝的把握也無。

    當然最關鍵的一點還是,好端端的,誰會愿意與同階修士交惡,那樣做,明顯是得不償失的。

    基于這一點考慮,他當然不會對付天衡痛下殺手了,只是冷冷的聲音傳入耳朵。

    “這件事情,與付家絲毫關系也無。你若不想將本老祖激怒,就滾到一側,否則……”

    燕山老祖沒有多說,然而付天衡已低下了頭顱,與面子相比,小命顯然更重要一些,洞玄級別的古魔,那也是活了上萬年的存在了,孰輕孰重他豈會不清楚。

    然而眼角的余光卻像林軒掃落。凡事總是有利就有弊的,關于林軒境界如何,一直以來他都只是猜測,雖然,和和跡象,已讓他有了九成的把握,然而畢竟沒能完全肯定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此時,卻正好是一個試金石,可以分辨了。

    畢竟面對暴怒的燕山老祖。無論如何,對方都不可能再隱藏實力什么?

    至于其他的古魔,則大多幸災樂禍。

    俗話說,木秀于林,風必摧之,誰讓林軒的表演,那么奪目。三張壓軸拍賣的符箓,全部被他收入懷中。其他的古魔眼紅之余二自然是免不了羨慕嫉妒恨了。此時見燕山老祖發火,人人幸災樂禍,巴不得林軒被抽魂煉魄。

    然而事情能否如他們的愿呢?

    洞玄期巔峰的付家家主,連燕山老祖的眼神都敵不過,僅僅是對視了瞬息的功夫,就渾身發寒,如墜入萬文冰窟,可林軒呢?

    那是完全的不在乎。

    雖然他并非什么分神期修仙者,就真實的境界來說比付家主還稍遜一籌,可那又如何,林軒豈是能用常理揣摩。

    以同階修士的實力對林軒做評估,那根本就是大錯而特錯。

    眼神讓林軒折服?

    那不是開玩笑么?

    昔日,林軒對上天尸門的古老魔,那也不曾怕過。

    雖然是歷經種種波折,而且使用了不少陰謀詭計,但歸根結底,卻是將對方滅殺掉了。

    如今他實力增強了許多,甚至重新祭煉了新的本命寶物,又怎么可能害怕區區一名燕山老祖?

    否則林軒也不會如此高調的競爭這三張符箓。

    他敢這么做,那就是有底氣來著。

    對方拿自己沒奈何。

    至于想要用眼神讓他折服,那就完全是笑話。

    面對燕山老祖的靈壓,林軒視若無睹,仿佛不過是清風吹插,毫不畏懼的抬起頭顱,兩人的眼神相觸,與剛剛付天衡的表現不同,林軒顯得是半點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燕山老祖表面不動聲色,心中也忍不住有點嘀咕。

    但開弓沒有回頭箭,他既已擺出這幅架勢,總不能虎頭蛇尾,否則自己此刻退縮,那老臉真是找不到地方擱,還有什么顏面,在圣界混下去呢?

    所以不管他心中是怎么想的,既然邁出了這一步,那都只有硬著頭皮走下去了。

    沒有退路,燕山老祖被林軒逼到了死胡同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然而分神期存在畢竟非同小可,他的氣勢還在不停的攀升著,又過片刻,噗通噗通的聲音傳入耳朵,卻是幾名元嬰期古魔支撐不住,直接壓趴摔倒在地下。

    而燕山老祖的靈歷,并非針對他們而發,受到的壓力尚且如此,林軒此刻的感受,那就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可他的表現,依舊是從容以極。

    “分神,這其貌不揚的家伙,肯定是某位隱藏的分神期老怪物。”

    別說其他的古魔,此時此刻,燕山老祖都有這樣的想法了,然而讓他們疑惑的是,此時都到了圖窮匕見的一刻,為何林軒還不將真正的修為顯露出,他在等什么?

    燕山老祖心中充滿了疑惑,然而偏偏就在此刻,林軒動手了。

    只見他袖袍一拂,一個灰白色的靈鬼袋就飛掠而出。

    此物略一盤旋,袋口張開,倒轉過來,暴虐的低吼聲從里面陣陣傳來。
3月7号pk10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