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百煉成仙 > 第兩千二百三十二章 仙劍蓮花

第兩千二百三十二章 仙劍蓮花

    “將飛劍裁撤?”林軒臉上露出幾分玩味之色。,ben,

    “是,是的。”天鬼上人的態度卻是全變了,腆著臉開口:“道友神威,小老兒已經受到了教訓,絕不敢再捋虎須,你要與我談事情,周圍卻懸浮著這些寶貝,小老兒心顫顫的,心神不寧,如何能夠做下重大決定。”

    “油嘴滑舌,林某若將飛劍裁撤,正好便利你攻擊我…”林軒面帶不屑的說。

    “不敢了,不敢了,道友的神通小老兒已經領教過,你看我是那種愚蠢得,會拿雞蛋去碰石頭的人么?”

    林軒臉上露出幾分沉吟之色。

    過了十幾息的功夫,才舒了口氣:“好吧,我就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林軒倒不是放松警惕,而是自信已經見識過對方的實力,他即使不知好歹的再來捋虎須,拿下他也絕對不會有分毫的問題。

    還是那句話,不管對方昔日再風光,如今也僅是一殘魄,要死要活,都可以任由自己拿捏。

    腦海中念頭轉過,林軒袖袍一拂,光暈閃過,嗖嗖之聲不斷于耳朵,那九九八十一柄仙劍果然飛回來了。

    往中間一聚,靈芒大做,當光暈散開,所有的仙劍都消失不見,取而代之的是九朵美麗的蓮花呈現在面前。

    做火紅色,徐徐綻鋪開來,每一朵蓮花的概況,都符文噴薄,有火紅色的光暈旋轉繚經著。

    一股蓬勃的威壓蜂擁而出,不消說這九朵蓮花就是由九宮須臾劍組合而成的。

    如此聲威,讓天鬼上人怫然作色,他也算見識廣博,然而如此犀利的寶貝認真沒有見過。

    眸底深處,閃過一絲深深的忌憚之色,但很快就被兇厲給取代了。

    固然,那兇光同樣是一閃即逝,隱蔽以極,連林軒都沒有發現分毫不當他雖然伶俐機警,但智者千慮必有一疏,林軒也不是無所不克不及的。

    “多謝道友玉成,剛剛是小老兒眼拙,謝謝道友大人不計小人過,不知道您要談什么,只要能辦到,老夫一定會效力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聽對方這么說,林軒眉頭卻反而微微的皺在了一起,隱隱覺得有些不當要曉得,天鬼上人,昔日可是面對圣祖都敢硬扛的人物,雖說如今虎落平陽,今非昔比,但用不消得著這樣對自己卓躬屈膝?

    難道他別有算計?

    還是因為萬年歲月的侵蝕,讓他的銳氣,已消磨殆盡了。

    林軒心中布滿疑惑,尚未辯白清楚背后突然閃過一絲寒意,連寒毛都狠狠豎起,這樣的警兆,其實不是他發現了什么不當,而是多年游離于生死之間,所養成的一種本能反應罷了。

    然而天鬼上人明明還在身前數丈遠處,滿臉陪笑之色,這莫名其妙的警兆究竟是從哪里來的。

    除疑惑還是疑惑,而僅僅是下一息的功夫,空間波動驟起一團鬼霧突然呈現在乎身前數丈遠處。

    往中間一聚,一清晰異常的鬼臉呈現在了視線里。

    五官眉眼,與天鬼上人別無二致,那數丈遠處的鬼霧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難道區區一個殘魄,還可以施展分.身之術,并且瞞過自己的神識。

    林軒除疑惑還是疑惑,想要遁藏已經來不及了,究竟結果他已經失去先機,兩者相距,不過數寸罷了。

    嗖的一聲傳入耳朵,那鬼霧風馳電掣,已包裹住他的頭顱,隨后從眉心沒進去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林軒雙手抱住頭顱,凄厲之極的慘叫從口中發出。

    只見他的臉上黑氣廣泛,五官都扭曲在一起了,隨后一個鬼臉在他的額頭上顯現而出,臉上滿是滿意之色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,就憑你,也敢與老夫討價還價么,現在又如何,你的軀體,我要了。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已有哈哈哈的狂笑聲傳入耳朵,顯然這偷襲到手,讓天鬼上人高興到極處,可以說,已經是有點滿意忘形了。

    這小子的寶貝再犀利又如何,如今還不是為自己做嫁衣了。

    這個念頭尚未轉過,那黑氣一斂,鬼霧已沒入林軒的眉心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要滿意,也要看場合,還是先侵占了這小子的軀體再說。

    林軒似乎很是危險了。

    究竟結果他神通再了得,神識強度與一分神后期的存在,那也是沒有體例比的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下一刻,空間波動一起,左側約七八丈遠處,又一個林軒顯現而出,嘴角邊帶著譏諷。

    幾乎是同一時間,那被奪舍的“林軒”卻轟然一聲爆開,化為了虛無,跟著驚怒之極的聲音傳入耳朵:“假的,可惡的家伙,你居然敢用假身騙我?”

    “騙你又如何?”

    林軒滿不在乎的聲音傳入耳朵,然而自己的情況自己清楚,剛剛可是夠險的。

    只差一點,自己確實險些上當,幸好夠機警,先一步使用了替劫符,要否則,這鹿死誰手,還真是兩說。

    如果真被他的殘魂奪舍,那后果”…林軒有些不敢想了。

    自從踏入修仙界以來,他經歷的危險數不堪數,然而這一次,應該是可以排入前三之列的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林軒舒了口氣,臉上戾氣頓起,敬酒不吃吃罰酒,這老家伙,真以為自己一定要與他合作,不敢辣手將其滅除?

    袖袍一拂,一道法訣飛掠而出,隨后九朵劍蓮一閃,從原地消失不見,再呈現時,已將那鬼臉圍在了中間。

    天鬼上人的臉色很是難看。

    真是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,做夢也不曾想,這小家伙,居然難纏到如此境界,這種情況下,也能夠機警的逃脫,這一下打草驚蛇,自己該怎么辦呢?

    雖然不肯意認可,但事實擺在那里,單打獨斗,他遠遠不是林軒的敵手。

    自己究竟結果吃虧,沒有身體,區區一個殘魂的實力,沒有體例與對方相比。

    能屈能伸大丈夫,服軟似乎是最好的選擇。

    于是他的臉上堆起陪笑之色:“道友不要生氣,剛剛都是小老兒一時糊涂,您大人不計小人過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人不計小人過?”話音未落,就被林軒打斷了:“你看林某是白.癡么?”

    “道友這話何意?”天鬼上人隱隱覺得不妙以極:“固然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也知曉不是,那林某剛剛已給過你機會了,你卻不知好歹,反而敢詞機對我偷襲,那就要有隕落的覺悟,現在可以去死了。

    “道友住手,有話好說。”

    天鬼上人大驚失色,然而此時此刻,林軒哪里還會有心情聽他啰嗦,袖袍一拂,一道法訣打出,清鳴聲大做,紅光流轉,那九朵蓮花同時綻放了開來。

    一片片花瓣栩栩如生,然而卻是由鋒銳無比的仙劍組成。

    “疾!”

    林軒一指向前點去,霎時間,厲芒大起,一道道火紅色的劍芒,從那九朵蓮花中蜂擁而出。

    數量駭人到極處,足有數百道之多,將鬼臉團團圍住,雖非一道空隙也無,但想要里面逃脫,機會著實是不大的。

    “道友,誤會,剛剛都是誤會…”,

    林軒根本不聽對方的胡扯,冷冷的聲音傳入耳朵:“老家伙,你可以去死了。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那些劍芒颯然動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慘叫聲傳入耳里,只見紅芒一閃,就有一小片黑霧被削去,雖然只有小小的一片,但元神受創,那感覺可比肉.身受傷更加痛苦,絕不亞于抽魂煉魄。

    而這僅僅是開始罷了,鬼臉上人自然不肯意束手就縛,一聲大吼,張開嘴來,幾道本命真元噴出,他的臉色慘白到極處,然而那些本命真元卻迎風一閃,一道旋風沖天而起,將他包裹在里面。

    林軒看得清清楚楚,那旋風全部是由一道道風刃急速旋轉組成。

    不但能夠防御,也可以攻擊。

    林軒嘆了口氣,這天鬼上人僅僅剩下一殘魂罷了,手段還那么多,著實了得。

    不過抵擋是徒勞的,林軒一手點出,馬上厲芒天做,數十道劍光向前飛掠而去了,令人牙酸的聲音傳入耳朵,劍芒與風刃狠狠的激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要曉得,這些劍光可不是林軒隨手揮落,而是借由九宮須臾劍陣施展出來的,那威能認真是非同小可,僅僅是一接觸,那風刃就招架不住,在哀鳴聲中煙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而劍芒去勢不歇,那天鬼上人如何能躲,慘叫聲此起彼伏,求饒的聲音更是不斷傳入耳朵,然而林軒視若無睹。

    固然,天鬼上人在求饒的過程中那也是一直施展神通在招架著,然而沒用,短短一盞茶的功夫,鬼霧的面積就小了一半,天鬼上人魂魄所幻化出來的鬼臉也顯得有氣無力了起來。

    臉色更是惶恐以極,難道自己真要隕落在這里?

    他不甘心,昔時在圣祖的手里,都逃得了性命,怎么可以不明不白的死在這里,然而此時此刻,不管他如何舌戰蓮花都沒有效果,林軒被對方給氣毛,若不是自己機警,已經被吞噬奪舍。

    是可忍,孰不成忍,林軒固然不會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天鬼的魂力已經不多,如果再這樣下去,那真要回天乏術了。

    又一僂劍芒激.射,然而就在此刻,那天鬼開口了:“住手,難道你連煉制分神丹的靈草都不要了?”

    ┏───

    ┃此文本轉載于,更快最新請登岸主站,百度一下:即可或輸入:

    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才

    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子

    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閣
3月7号pk10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