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百煉成仙 > 第兩千一百八十一章 百寶堂

第兩千一百八十一章 百寶堂

    這還真是巧合,林軒禁不住想起自己在東海的另兩個徒兒來了。,ben,

    雷魂冰魄!

    上官姐妹的靈根屬性也與葉穎相差恍如。

    這種億中無一的情況居然被自己一下子碰見了三個,林軒驚愕之余,也禁不住感嘆自己的運氣,是不是稍微逆天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師傅,那這風靈之體有何好處,為什么這么多年來,穎兒絲毫感覺也無?”葉穎的聲音適時傳入耳朵。

    一旁中年美婦的神色,也同樣疑惑,穎兒資質雖然不錯,但與族中異靈根的弟子也不過相差恍如,并沒有看出什么特別之處,這是怎么回事呢?

    “你們有所不知,風靈之體固然珍奇,但也有限制,一般情況下是闡揚不出來地。”林軒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哦,還請師傅詳說。”

    “具體的,我也不是很清楚,或許是這種二轉的體質太過逆天的緣故,有違天地法例,想要完全闡揚出其好處,必須修煉專門的功法才可。”林軒喃喃的聲音傳入耳朵。

    “專門的功法,那是指什么?”葉穎越聽越是迷糊。

    “這就要從上古之時說起,在數百萬年前,曾經有過那么一段時期,很短暫,但不知道為什么,在那時,卻很容易呈現這種特殊的體質,幾率遠不是現在那么低,而是大了很多,古修士中的大能存在很多,自然發現了這種體質的好處,為了突破限制,他們曾創出一些特殊的功法,若是修煉這些功法,就能將特殊體質的潛力,完全開發出來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師傅所說,這種上古功法在哪里可以找到呢?”葉穎的臉上也禁不住露出一絲激動之色。

    別說此女心性還不敷成熟,就算是林軒與其易地而處,遇見這樣的好事,也很難不興奮激動的。

    “這為師也不曉得了。”

    林軒的回答卻讓少女失望不已,這也是沒體例的事,修仙界很多事情都講究一個緣字。

    若是機緣不足,空自努力也沒有用處,成事在人,謀事在天就是這個事理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穎兒,你也不消想太多,車到山前必有路,關于上古功法,為師會替你多多留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師傅。”葉穎斂衽一禮,這次是真的感激。

    林軒將她喚起,隨后轉過頭顱,望向那中年美婦:“葉夫人,請恕林某直言,你這次來此,想必是有要事,如今穎兒是我愛徒,你就無需拐彎抹角,有什么事情,還請直說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前輩了。”

    葉虹雪臉上閃過一絲感激:“前輩的大恩大德,葉家無以為報,那小婦人就厚顏叨擾,事情是這樣的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此女開始娓娓講述,這件事情還真關系著葉家的興衰榮辱,說穿了也不稀奇,就是涉及到葉家的財路與生計。

    昔時的白鶴上人在妖靈島時是最頂階的五大高手之一,然而飛升以后卻變得平平無奇,鼐龍界大能無數,區區一名離合期修士又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至于開支傳下來的家族,更不過是四五流罷了。

    好在葉家雖然弱小,這么多年來也遇見很多風雨挫折,但卻一直頑強的傳承下來了。

    然而這一次,他們卻遇見了天大的麻煩。

    眾所周知,在修仙界非論宗門還是家族,想要存續,都離不開丹藥晶石,以及各種材料的支持。

    換句話說,修仙要花大量的資源,葉家大小修士,花銷雖各不相同,但家族每年,都必須為他們提供一筆供奉。

    那些大的宗門家族,自有財路,好比說開采晶石礦脈,將某一些生產靈藥的寶地,當作是自己的囊中物,至不濟,門下弟子,還可以外出獵殺妖獸,非論皮毛骨骼,都是上好的修仙之路。

    這三條道路,也是名門大派最好的發家體例了。

    然而對白鶴葉家這樣的弱小勢力來說,卻其實不適合,晶石礦脈也好,生產靈藥的寶地也罷,想要收為自己的囊中物,都要有足夠的實力才可,否則只能招災惹禍,匹夫無罪,懷璧其罪就是這個事理了。

    至于外出獵殺妖獸,葉家弟子一直在做,然而門下弟子實力太弱,為平安計,自然不敢去捋那些高階妖族的虎須,獵殺的妖族,以化形期以下的為主,實力偏弱,獲得的妖獸材料,價值也就高不到哪兒去了。

    如果光憑這個作為收入,葉家一定入不敷出,好在這其實僅僅是葉家生計的彌補,他們真正的財路,來自虞國國都的店鋪。

    在那里,有虞國修仙界最大的一座坊市,生意雖然沒有體例與楚國趙國那些大城的坊市相比,但平心而言,也還算不錯。

    葉家就在那里經營了一家店鋪,百寶堂。

    名字聽起來很霸氣,其實卻是以經營雜貨為主,面對的也主要是元嬰極其以下的修仙者。

    按理說,不會是一家多好的店鋪,然而生意是要養的,葉家經營百寶堂已經萬年之久。

    用心打理,貨源充沛,價格也公道,在低階修士中那口碑是極好。

    用日進斗金來形容也不為過,葉家的財路,主要就靠它了。

    然而天有意外風云,或許是生意太過紅火,百寶堂讓很多修士眼紅。

    “哦?”聽到這里,林軒臉上露出一絲異色:“難道還有哪個宗門家族,敢撕破臉皮的來強搶不成么?”

    “強搶倒不至于。”葉虹雪嘆了口氣:“只是在一個月前,括蒼山的穆家,派人說想要買下店鋪。”

    “買?”林軒臉上露出一絲異色,繼續等對方往下說。

    “師尊明鑒,對方說買,只不過是托辭罷了,且不說百寶堂是我葉家下蛋的金母雞,根本就不成能賣出去,并且穆家根本就沒有一點誠意,他們出價太低,還不到百寶堂一年的收益,這與強搶何異?”葉穎氣憤的聲音傳入耳朵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林軒點了頷首:“這確然有點欺負人了,怪不得夫人會一直來找林某。”

    “晚輩這也是沒有體例,穆家所下的最后通牒,馬上就要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該家族很強么?”林軒感興趣的說。
3月7号pk10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