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百煉成仙 >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紅綾的命運

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紅綾的命運

    玉手一拂,一小巧的玉環被祭到了空氣中,造型古樸.看上去像是女子隨身佩戴的手鐲。、qunaben、

    表面上,并不像什么大威力的寶物.但林軒心里清楚.這刺靈環古寶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如果自已也是元嬰后期.倒不可輕敵。

    然而現在,卻沒有什么好擔心地。

    “仙子真不肯束手就縛.你應該心里清楚.不管逃走還是取勝.都半點機會也無。”林軒目光在紅綾俏臉上掃過,冷冷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想想當初,自己被對方追得東躲西藏的屈辱,心中一股復仇的快意油然而起了。

    弱肉強食,此乃修仙界恒古不變的其理。

    昔日任人宰割的魚肉,如今也能變成掌控別人命運的刀俎。

    獨自面對離合.如果換一個人恐怕已渾身發抖.再沒有骨氣一點的.多半已跪下磕頭。

    然而紅綾卻不一樣的.與其屈辱的活著,她情愿選擇轟轟烈烈的隕落。

    高一個境界又如何.能夠掌控天地元氣又怎么.士可殺.不可辱,自己同樣敢與他拼了。

    對于抹軒的警告視若無臘.雙手一握.美目中閃過一絲決絕之色,張開檀口.一道精氣噴吐而出。

    “啵……

    一聲輕響傳入耳朵.刺靈環吸收主人的本命真元以后,滴溜溜的旋轉,磅礴的靈力有如波紋般向著四周擴散。

    若不是以前曾親眼目睹,接下來的變化林軒肯定會大驚失色。

    因為那寶物競然幻化出了一張美人的臉孔。

    櫻挑小嘴.瑤鼻挺直.配以尖尖的下領.確實是一位絕色佳人的容顏。

    平心來說,這寶物還真i幾分特色.林軒以并不懂,如今修為不同.則隱隱看出幾分門道來了。

    倒背雙手,并不急于將此女擒獲。

    林軒如此在大.紅綾求之不得.畢競高手過括,只爭厘毫.斗法的時候、每一息的時間都很重要。

    “疾!”

    紅綾一聲輕叱,同時函手抬起.一指似援實急的像靠方的美人臉點去。

    一閃!

    如同鏡花水月般,那臉開始模糊.隨即分離出四個,分別圍繞在紅綾的腰間。

    飛舞旋轉,隨后美人張開檀口,秀巧的香舌向上一勾,厲芒閃爍,無數紅綾的牛毛細針從里面噴吐出來。

    林軒原本神色從容,可見了此募,表情也不由得有些凝重,神念微動.天地元氣瘋狂的匯聚,一上尖下方的盾牌出現在了視線里。

    嗤嗤的破空聲傳入耳朵,那牛毛細針如閃電驚血.頃刻之間就來到眼前了。

    數以千計的細針匯聚成一道洪流.狠狠的與盾牌表面相觸.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。

    盾牌居然被打出了無數的小孔。

    用天地元氣布下勢防御沒用。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林軒也不由得流露出幾分訝然之色,他義不是沒有與大修士交過手,元嬰后期的修仙者,死在他手上的也有很多。

    便是萬佛宗之主,也不一定有這樣的神通。

    不過訝然過后,仔細想想倒也并不藉奇.這紅綾可不是普通的修仙者.她是上古時期的女修,只不過元嬰被冰封.所以才機緣巧合,一直活到現在了。

    而據自己所知.在上古之時.修仙界可遠比現在繁榮,不診功法還是寶物.都勝過如今許多,紅綾進階后期以后.實力遠超同階修仙者也不稀奇的。

    腦海中念頭轉過.但林軒的動作卻一點也不慢,肩頭微抖.已向左跨出.九天微步。

    身形一陣模糊.那牛毛細針在他剛剛所站立之處掠過.然而打中的僅僅是殘影罷了。

    “不錯.不錯。”林軒撫掌而笑:“仙子不過元嬰后期,有這樣的實力倒真的令人驚奇.我再問一句.你可愿束手就縛,你以前雖然得罪過我.但林某不是小氣的人物,你只要愿意與林某簽下主仆血契,我饒妹一命.也未嘗不可、否則仙子真想受那抽魂之苦么?”

    聽見投魂兩個字,紅綾也臉白如紙。

    眼睜之中.閃過深切的畏懼之色,那痛苦.便是世俗的凌遲之刑也遠遠無法相比的。

    但畏懼之色僅僅一閃而過.隨后就被堅定所代替了.取而代之是滿臉的絕然.揚起臻孝.直視著林軒的雙目:“離合又如何.以前我得罪過妹,如今閣下修為大進,就想要羞辱紅綾.為奴為稗.你一一做夢~”

    她的聲音清脆以極.可這幾個字卻充滿了殺伐之意。

    林軒也不由得有些錯愕.但出乎預料的,他不僅沒亦生氣,表情反而變得有些古怪起來了。

    曾幾何時.也是在這奎陰山脈深處。

    一位倔強而美麗的女子,面對禱擾,可沒有絲毫的懼色。

    孔雀乃天地靈族.就算對上上界兇獸她也絕不退縮。

    寧愿驕傲的隕落.也不求饒。

    那百年前的一幕.與現在是何其的相似。

    想著遠在千萬里之外的愛妻、林軒臉上流露出幾分溫暖之意.原本冰冷的殺氣.似乎也被沖淡了一些。

    然而此時此刻.紅綾哪還有心情注意這些。

    見林軒不忙著出手,她松了口氣.雙手抬起,在虛空中劃過奇異的軌跡.法訣變幻不已.櫻唇微啟、吐出神秘而古樸的咒語。

    那發音古怪以極,充滿了蠻荒古樸的氣息。

    這……

    林軒瞳孔微縮.以他見識廣博,居然也認不出對方在施展神秘秘術。

    如果換做以前,林軒肯定不會放任對方從容施法的,但如今他進階離合.俗話說藝高人膽大.倒不介意多看一下。

    畢竟以他的神通.還擁有多種奇寶.區區一元嬰后期的大修仙者.難道還能夠翻出自己的手掌心么?

    表面上看,有些自大,但林軒徑歷了那么多腥風血雨.又怎么可能做蠢事.他之所以狂大,是建立在絕對自信的基礎上啊!

    隨著紅綾的動作.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。

    只見她檀口一張,噴出一道尺許長的厲芒,圍著自己的左手一統,原本皓白的玉腕,頓時被割出了一道兩寸來長的傷口。

    殷紅綾鮮血,隨風灑下……

    然而并沒有血腥之氣.反而彌漫著一股香甜的氣息。

    紅綾的臉上前沒有痛苦之色、方手抬起,雖指羊尊.秀巧有若花辮.虛空中這么輕輕一點。

    “嗤。”的輕響傳入耳朵.那些血客一閃.迎風化為拳頭大小的血色符文.隨后迅速縮小,一閃即逝的沒入了紅綾的額頭上面。

    隨后她做了一個伸展的動作.抬頭挺胸,輕輕揚起了頭顱,從天空之中、陡然射出一道兒臂粗的光柱.沒入紅綾額頭上的血符。

    此女身上的氣勢.陡然暴增起來了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

    林軒滿臉驚愕,他終于明白紅綾在做什么.但這怎么可能呢?

    要知道魔道功法.其實是模仿上界古魔的秘術,所創造出來的.所以一些極厲害的魔功.在修煉到極深之處.戰斗的時候.可以請來上界古魔的魔氣附體.從而讓自己修為暴增倍許。

    有的甚至能增加更多.具體情況要看古魔的厲害程度,以及修士易輕洗髓的情況如何.否則身體容納不下那么多魔氣,不僅沒能克敵,反而自己先爆體而亡就貽笑大方了。

    腦海中念頭轉過,可眼前的情況卻明顯堤不同的,紅綾所修煉的法術.明顯是道家玄功.與魔道半點關系也無,她怎么也能請來魔氣附身呢?

    不可思議!

    但林軒也不準備細想了。

    他并非一味在大的人物.先前是想看看情形如何.然而現在局勢的發展.卻有些出乎預料了。

    有了魔氣.紅綾的實力已經暴增倍許.而且還在不停的增長下去。

    雖然依舊不及自己,但林軒也不準備一味的等下去.否則萬一機緣巧合,自己不小心陰溝里翻船豈不是哭都來不及了。

    小心無大錯.先將對方擒下再說。

    袖袍一拂,九天明月環已飛掠而出.在林軒身前盤旋飛舞.對付一區區的元嬰期修仙者,林軒居然動用起了寶物.也由此可見.這紅綾仙子確實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林軒雙手一握.正準備施展神通,然而就在此刻.卻發生了讓他萬萬也意想不到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啊!

    一聲驚呼傳入耳朵,聲音中充滿了痛苦。

    隨后紅綾的整個身體.開始不停的發抖起來了,雙手抱住小腹.五官扭曲.表情痛苦以極。

    林軒頓時停下了手里的動作、對方想要做什么?

    難道吸收了魔氣還不滿足.準備魔化變身么?

    想到逆羅古魔.林軒的表情也有些凝重.不過很快.他就將這個猜測否了。

    對方哪里是要變身,她是沒有很好的將請來魔氣融合.魔氣開始反噬,換句話說,此女如今已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萬萬沒想到最后居然會是這種結果。

    林軒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自己不用動手.此女也會瘋癲而死的。

    當然.以自己的神通.如果愿意,也可以救她一命的。

    救還是不救?

    林軒有些遲疑。

    不過很快就做下決定來了。

    從紅綾的口里,林軒還想得知那雖符的秘密。

    此其一。

    其二,紅綾寧死不屈,那倔強的脾氣.倒讓林軒想起了遠在五色靈山的愛妻。

    嘆了口氣.林軒像紅綾仙子飛了過去。
3月7号pk10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