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百煉成仙 >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夏侯蘭

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夏侯蘭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新月仙子雖然驕傲,但也并非胸大無腦,此時此刻,已隱隱感到有些不妙。。quanben。

    “沒什么,只是林某改變主意,剛剛不過開個玩笑而已,仙子身份尊貴無比,林某再大膽,也不敢與$$;簽訂主仆血契。”林軒神色平和,緩緩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打算放了我?”新月仙子眉頭一挑,試探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,仙子只要服下此丹,在下馬上就將$$;身上的禁制解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嗯,仙子也說了,$$;爹爹是靈界驚天動地的大人物,我若殺了$$;,必將萬劫不復,何況我們無冤無仇,在下所求,不過自保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我服下此藥。”

    林軒話音未落,新月仙子的聲音已傳入耳朵,這讓他一陣驚愕,原本準備的諸多說辭都用不上來,此女還真是膽大包天,也不問問此丹藥有何用途,難道她真的有什么倚仗不成么?

    林軒手一抖,一片光霞飛出衣袖,托著那龍眼大小的靈丹,來到新月仙子的面前。

    少女的眼中閃過一絲遲疑,但很快就變得清明無比,她所修煉的功法玄妙以極,區區人界的丹藥難道還奈何得了自己,一口吞落進去。

    “如何,道友是否該解除我身上的禁制了……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新月公主的臉上突然露出十分痛苦的神色,五官扭曲,緊緊皺在了一起,若非被障仙索五花大綁,動彈不得,她是否會滿地打滾,恐怕都還是兩說。

    “少爺,她怎么了?”月兒好奇的聲音傳入耳朵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林軒搖了搖頭,這合情丹是墨月族上古時期傳下來的,玉筒簡中也僅排述了服用后的效果,至于中間會發生什么,則只有天知道了。

    林軒眉頭微皺,退后兩步,此時此刻,自然不適宜做什么,靜觀其變才是最佳選擇。

    “啊一一一一一一”

    新月仙子呻吟起來,表情變得有些奇怪,又過了約一盞茶的功夫,那痛苦的神色才終于從她臉上漸漸的斂去了。

    林軒注視著這一幕。

    他發現此女的神色變得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人還是那個人,但眉梢眼角,卻多出了幾綾溫柔,不再有那盛氣凌

    難道說一一一一一)合楨丹起到了效果,對方已經愛上自己了?林軒如是想著。畢竟識人之明還是有,對方這番神情的變化,并不像作假。

    林軒略一躊躇,緩緩的走上幾步,但一時之間,卻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,畢竟心機與面對女子,完全是兩回事,在情商方面,林軒稍稍欠缺一點。

    何況又是現在這種場面,

    至于月兒,心中更不是滋味兒,多多少少有些怨懟,自然更不會

    出主意?那是想也別想的事。小丫頭正噘著小嘴。于是,便出現了很詭異的場面。

    而少年卻眉頭微皺,撓了撓頭-,一臉茫然無措。

    對待敵人林軒智計百出,可一旦涉及感情之事,就有些傻乎乎,否則當年也不會讓孔雀仙子又急又氣,最后不得已,只好做出下藥加逆推這么離譜的事。

    而現在這種情形,從未有過,林軒更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。正在躊躇,一柔柔的聲音傳入耳朵工“林前輩,對不起了。“前輩,對不起?”林軒一呆,表情變得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那個……就算新月愛上自己,也不可能用前輩做為稱呼,畢竟元嬰期修仙者,在人界是頂兒尖兒的老怪物,但就她心中,卻是不值一提的。

    難道說一一一一)一

    “嗯,前輩,小女子剛才真是得罪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夏侯蘭,語氣之中帶著幾分哀怨,不過林軒此時并沒有聽出來,他正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怎么會?

    可沒想到,卻是這種結果!

    貌似合情丹并沒有起到原有的作用,新月公主沒有對自己情意纏綿,可她體內的另一個魂魄卻醒了過來,占據了身體的主導權。

    “那位新月仙子這么樣了?”林軒眉頭一挑,有些關切的問道,當

    她并不是吃飽了沒事,關心那對自己兇神惡煞的女子,而是擔心對方突然醒過來。

    “前輩是說另一個我?”

    “另一個$$;?”

    “不錯,剛剛新月曾對前輩說過,她就是我,我就是她,雖有兩個元神,但本質上卻是一體,”夏侯蘭如此這般的解釋。

    “可我不懂……”林軒撓了撓頭,這與下界第二元神的功法明顯不同,就林軒所知,不管是第二元神,還是第二元嬰,都有主有輔,主元嬰(無神)可以控制另一個,但若是住元嬰(元神)受到重創,或者機緣巧合,第二元嬰(元神)修為暴漲,超過主元嬰(元神),都會發生最為可怕的反噬。

    可為什么上界的功法,明明有兩個元神,卻能部分彼此?

    林軒心中疑惑,夏侯蘭已娓娓的解釋起來:“其實我也不清楚雖然身體現在由**控,從新月那里,我也獲得了一部分記憶,但并不完整,我只知道,兩個元神確實是一體,其實從本質上來說,我也是新月仙子,只不過是她溫柔的一面,而剛剛對前輩兇的那個我也是新月,只不過是她嬌縱的……”

    夏侯婁解釋得不清不楚,但林軒除了情商有些低,其他方面可是聰明以極,已大體理解了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俗話說,有善就有惡,光明與黑暗本質上也是一體的。

    西人同樣的,也有多種性格,有時堅擇,有時怯弱,賢妻良母未必就十全十美了,同樣也是有陰暗面的,同理,嬌縱討厭的女人在骨子里,其實也有溫柔體貼的一面,只不過在特定的時候,才會表現。

    人本來就是矛盾的生物,即使靈界修士也不能免俗。

    夏侯蘭,新月仙子都是同一個人,只不過代表了她性格的兩面。

    表面上看,有些極端,其實卻與她兩次人生不同的成長經歷有關。

    在靈界時,新月仙子的父親是驚天動地的大人物,做為其唯一的女兒,從小就集萬千寵愛于一生,隨時有人拍馬,處處有人奉承。

    幾乎可以說是心想事成,別人的修仙之路步步荊棘,她卻一切順利。晶務不用說,便是那些珍稀的丹藥與法寶,也是一句話就有人送

    到。

    雖然也出去試煉,但哪有什么危險,明里暗里總有許多保鏢,何況各族高階的存在,大多知道這位新月公主有后臺,不看僧面看佛面,所以她雖不敢說在靈界橫行無忌,但確實沒有什么受挫折的經歷。

    這種環境長大,性格驕狂一點,其實也情有可原,否則那才叫奇

    怪。

    而夏侯蘭,雖然是新月公主轉世投胎,可她是瞞著父親,偷偷摸摸跑到人界來,雖然此女本身的修為也非常不凡,可魂魄之體,面對隔界之力,也著實勉強了些,投胎以后,不得不休養生息,于是用秘術,又分裂出一個元神來。

    這就是夏侯蘭!

    本質上,她是新月公主,然而這回的成長經歷,卻要艱辛得多,母親早逝,父親只是一筑基期的修仙者,而且無門無派,這十幾年來,父女倆都是獨自在山中修行度過。

    俗話說,家貧出孝子,沒有了靈界時的榮雅,記憶神通又全都封

    存著,此女的新月公主,卻仿佛小家碧玉一般的成長起來。

    溫柔賢淑,甚至帶著一點點怯弱,與普通的寒門女子沒有什么不同,楚楚可憐il惹人疼愛。

    兩個元神,都是一人,只不過由于成長環境,讓她們的性格大相徑

    庭。

    林軒以手撫額,總算弄明白了事情的始末。

    既然眼前是夏侯蘭,那么自己也就沒有危險,林軒袖袍一拂,一道青霞飛掠而出,那銀鏈頓時如有生命一般,從少女的身上脫離下來,隨后一閃,分化成絲,隨后又凝聚成球,林軒將牯收入了儲物袋。

    當然,這還沒有完,林軒雙手或掐或點,一道道法訣打出,將少女體內的禁制解除

    隨后幾個拳頭大小的符文也飛掠而出,一閃,還原成幾張金色的符纂,但很快就無風自燃,化為灰燼了。

    林軒嘆了口氣,臉上流露出幾分痛惜,逕幾張鎮魂符得來不易,也是機緣巧合才落到自己手里,以后想要收購,恐怕頗為費事。

    “謝謝前輩!”

    夏侯蘭活動了一下有些毆麻的手腳,斂杠一禮,十分誠懇的道。

    “道友不必如此多禮。”

    林軒嘴角邊流露出一絲苦笑:“你現在同樣是元嬰中期的修仙者,等回到靈界以后,修為不知道要比林某高出許多,這前輩稱呼,在下是無論如何也不敢當的。”
3月7号pk10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