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百煉成仙 > 第九百七十二章 銀色鯉魚與三色玄冰火

第九百七十二章 銀色鯉魚與三色玄冰火

    田小劍笑而不語,自己豈非是普通元嬰期修士可比的,這些年來歷經辛苦,不僅將玄魔**練得滾瓜爛熟,還從現在這位師傅手中學的了不少秘術,雖然離藥宮大長老收了多名弟子,但自己才是最討師尊喜歡的一個,其他師兄師姐并沒有真正繼承衣缽。!!

    當然這些話,他可沒有心情對眼前的女子一一解釋,嘴角邊依舊掛著笑意,但身上已流露出森然的殺氣。

    “師姐,這些事情,等你魂飛魄散以后,再慢慢想好了。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又是一道法訣打出,幽冥碎心劍一閃,層層疊疊的鬼影在半空中浮現。

    此寶乃幽冥寒鐵所煉,其珍貴程度不遜于獸魂幡,再經過田小劍近百年的培煉,威力更是非凡。

    那些鬼影一閃,如海潮怒濤般的撲了過來。

    女子大為畏懼,可躲閃已經來不及。只能一咬牙,取下腰間的綢帶,法力注入里面。

    一條十余丈長的巨蟒出現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器靈之寶!

    此女好歹也是元嬰中期的修仙者,數百年來自然也收集了不少寶物,這條彩蟒帶中封印得有一三階妖獸的魂魄,再配合法寶本身的威力,幻化出來的巨蟒即使面對蛟龍也能一搏。

    當然,她沒有奢望這樣就能擋住田小劍,又纖手微抬取下了左手邊的耳環,臉上閃過一絲不舍,將其祭出。

    那耳環形狀奇特看上去竟像一尾小小的銀色鯉魚。

    此女櫻唇微啟,喃喃的突出了晦澀的咒語,雙手法訣變換不已,耳環光芒大放,迎風就長,伴隨著令人炫目的靈光,一條活靈活現的鯉魚出現在了她頭頂的上方。

    這卻不像器靈之寶反倒如真正的妖獸一樣。

    田小劍眉頭微挑,這是什么法寶。

    那鯉魚長約三丈,渾身銀光閃爍,口一張,噴出了無數銀色的的水泡。

    雖然心中疑惑,但田小劍自然也不會有什么懼色,隨著他神念的驅使,那層層疊疊的鬼影蜂擁而上。

    巨蟒尾巴一甩,也毫不畏懼的迎了上來。

    然而很快,就分出了勝負,那些鬼影單個不算什么,可數量眾多仿佛無窮無盡似的,一口一個,已將巨蟒咬的遍體凌傷。

    隨后鬼影撞上了銀色鯉魚噴出的水泡,卻仿佛遇見克星似的,被冰雪消融掉。

    田小劍臉色一沉,沒想到此女手中還有這種法寶,不對……不像法寶,倒有些類似于獸魂之符,只是什么妖獸會厲害到這種程度,難道是上界之物?

    銀色鯉魚,自己可是聽都沒聽說過。

    難道是上界妖獸的分魂,被靈界修士制作成類似于獸魂之符的寶物,帶到下界來的。

    田小劍僅僅是推測,但臉色也不由的凝重起來。

    見那銀鯉耳環有用,紅衣女子大大松了口氣,此寶是她在一上古的墓葬中得到的,確實與獸魂之符有幾分類似之處。

    然,載體大不相同,畢竟普通的紙符,甚至是妖獸的皮毛,根本不可能承載靈界大神通妖獸的魂魄,即使是分魂也不行的。

    所以采用煉制法寶的材料,將它制成了耳環的模樣。

    威力奇大無比,但弱點也與普通的獸魂之符一樣,一旦里面的靈力用光,這東西就沒有了用途。

    原本是紅衣女子作為殺手锏的保命之物,此時此刻,自然是毫不猶豫的祭出來了。

    見鬼影被那水泡克制,田小劍臉色一沉,冷哼一聲,伸出手來,輕輕向前面一點。

    幽冥碎心劍化為一道驚鴻,狠狠地向前面劈刺下來。

    鬼影不過是附帶的神通,他不相信那水泡,能將自己法寶的本體也擋住。

    果然,勢如破竹,面對魔劍本體,水泡顯得有心無力,只能略略將它的速度減緩而已。

    紅衣女修大急,雙手揮舞不已,那銀色鯉魚尾巴一擺,嘴巴再次張開,只不過這次噴出來的,卻是密密麻麻的絲線。

    同樣是銀色,細若牛毛,但卻數不清有多少,向著幽冥碎心劍纏繞。

    “螳臂當車!”

    田小劍臉上露出不屑之色,然而這一回,讓他目瞪口呆的事情發生了,那些絲線堅韌以極,以幽冥碎心劍的威力竟然也無法將其斬去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”以田小劍的城府。也不由得勃然變色,幽冥碎心劍別的神通暫且不說,論鋒利程度。在人界的法寶中,應該可以位居前列,那些銀色的絲線,究竟是什么東西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師弟,你現在是不是還敢夸下海口,說要將師姐我滅去?”

    紅衣女子巧笑倩兮,然而眼眸之中,卻殊無笑意,反而孕育著濃濃的怨毒,這可惡的小子,居然將自己逼到這步田地。

    不僅本命法寶被毀,而且這場戰斗下來,銀鯉符中魂力,也所剩無幾。

    一想到這里,她就恨得咬牙切齒。

    纖手一握,更多的銀色絲線沖鯉魚的嘴巴中吐出,然而這一次的目標不是幽冥碎心劍,而是纏繞向了遠處那可惡的少年。

    田小劍眼睛微瞇。即使形勢不利,他臉上的表情依舊鎮定無比,嘴角流露出幾分嘲諷的笑意。

    此女確實比想象的難以對付不過她有壓箱底的寶物,難道自己會沒有么?

    雖然這項神通還不算純熟,不過當初為了得到修煉之法,自己可是付出了九死一生的代價

    見那銀色絲線纏繞過來,田小劍左手翻轉,忽的一下。張新忠躍升起一團雞蛋大小的火焰。

    那火焰的最外層做黝黑之色,彷如濃墨,而在稍里層,卻又是一片湛藍,美麗的有如萬年玄冰一樣

    兩層火焰之中,則包裹著一團核桃大小的內焰,雪白,不含一點雜色。

    一股寒氣驟然彌散開了,以紅衣女子元嬰中期的高深修為,竟也忍不住激靈靈的打了個冷戰,臉上的表情更是如同見了鬼一般:“不……不可能,三色玄冰火,你……怎么可能會這三色玄冰火的頂尖秘術?”

    也難怪此女如此動容

    此刻她心中甚至有了掉頭就跑的念頭

    與會三色玄冰火之人斗法,自己豈不是老壽星上吊嫌命長啊!

    這三色玄冰火,在萬余年前可是讓整個天云十二州談之變色

    眾所周知天云十二州一共有七大勢力,都是從數百萬年前的洪荒時期一步一步承傳下來的,實力深厚無比

    可那位玄冰上人,卻以一己之力滅殺了七大勢力中四大宗門的宗主,并從十余位元嬰老怪的圍剿中成功逃脫。

    他的實力如何,可想而知

    當然,玄冰上人,本身就是一位大修士,但所作出的戰績,也夠不可思議

    而古老相傳,這位傳奇修士的本命法寶,并沒有什么奇異之處,一身神通,大半都來源于那三色玄冰火

    四位宗主的隕落,玄冰上人可謂捅了馬蜂窩,被七大勢力聯手追殺。然而三色玄冰火威力太強,他居然闖破了層層的天羅地網

    反而七大勢力又隕落了幾位元嬰期長老,如此一來,終于惹怒了某位避世的離合期老怪

    不用奇怪,七大宗門源遠流長,雖然并非每一派背后都有離合期的可怕存在,但其中勢力最強的一兩個宗門,肯定會有這種等階的存在

    只不過修煉到了離合期,一心想的便是怎么度過天劫,從而飛升上界,所以除非門派到了生死關頭,否則便是爆發宗門大戰,他們也不會輕易出手

    不過玄冰上人捅的婁子太大讓七大宗門顏面無存啊!

    這種情況下,某位離合期的老怪物終于坐不住了

    親自出手

    一番大戰下來,結果不用說,玄冰上人在如何了得也還沒到可以越級滅敵的程度,最后自然落了個魂飛魄散的下場了

    不過據說,那位離合期老怪物,居然也受了一點傷

    當然,僅僅是傳言,不過具體真相如何,已足夠修仙者們浮想聯翩

    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

    那就是離合期的老怪物,對這三色玄冰火,也非常感興趣,想要對敵人搜魂一番,可卻并未如愿玄冰上人自爆元嬰。

    就憑這一點,已足以證明他的實力,要知道,普通的元嬰后期修士,在小輩面前固然威風無比,但面對離合期老怪,卻只能束手待斃。

    對方想要活捉他們,也并非難事。

    可玄冰上人卻并非如此,而他生前并未收徒,隨著一代奇人的隕落。曾攪得整個天云十二州天翻地覆的三色玄冰火也失傳了。

    轉眼,萬年過去,如今再提起玄冰上人的大名,修士們知道的已經不多,不過高階修士們大多都還記得。

    尤其是此女,在她這一脈時代都是離藥宮高層,萬余年前隕落的那位宗主,算起來還是她的先祖,記憶自然尤其深刻。

    此時看見田小劍竟然使出了那傳說中的魔焰,他怎么可能不驚慌失措,臉上已沒有一絲一毫的血色。

    “不不可能,此火明明早就失傳了,你這一定是假冒的,對不對?”紅衣女修色厲內荏的開口,然而聲音都在輕輕發抖,顯然這番言語,主要起的是安慰自己的作用。
3月7号pk10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