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百煉成仙 > 第八百七十二章 馬云通

第八百七十二章 馬云通

    十天后,距離飄云谷約10萬里的某個山谷,這里是交界的邊境之處,青山翠綠,連綿起伏,然而除此以外,也沒有什么特異之處。!quanben!

    整座山峰常年被濃濃的霧氣籠罩著。

    然而很少有人清楚,這里是拜軒閣位于幽州境內的分舵,同時也是最大的一座,論修士的實力與規模,甚至比總壇還要勝上一籌。

    修仙界沒有仁義道德,奉行力量至上的叢林法則,盡管馬云通昔日落魄之時,陸盈兒曾助過他一臂之力,可這家伙心中也并沒有如何感激,反而一直對閣主的寶座心懷覬覦。

    自己一凝丹后期的修仙者,怎么能屈居兩個晚輩之下呢?

    經過多年的潛伏,他拉攏了大量與自己一樣忘恩負義的家伙,圖謀反叛已經很久了。

    原本一切順利,他手中的實力已比兩位閣主多出了近一倍的樣子,雖然還有不少忠于陸盈兒與劉芯的弟子,甚至包括十幾位凝丹期修士。

    可勝利的天平已明顯傾向自己這邊了。

    然而天不會助叛逆者。

    就在他想要發動的前一刻,一神秘的元嬰修士來到了飄云谷,雖然身份尚不清楚,但明顯與兩女關系非漬的。

    這可有些麻煩了,元嬰老怪擁有神鬼莫測的驚人神通,并非自己這些人可以對付,但他不會服輸,精心準備多年的計劃怎么可以付諸東流?兩人賤人會戰幫手,難道自己就不成么?

    于是他像夙敵伸出了友好之手,天緣舫背后的靠山是離藥宮,而且還派來了一位元嬰期長老,足可對付那神秘的家伙,馬云通算盤打得是梆梆的。

    當然,情況有變,現在不能打草驚蛇,他決定將計劃推辭幾月再說。

    然而事情卻有些出乎預科。

    雖說飄云谷的修士大多忠心兩女,但他早已將奸細安插進去,自然不難得到內部消息。

    可傳回來的卻讓他將信將疑。

    首先是兩女晉級成功,一躍成為了凝丹期的修仙者。

    這怎么可能呢?結丹的難度是眾所周知的。

    雖說在兩三年前,陸盈兒與劉芯就先后達到了筑基期大圓滿,看似與凝丹只相差一線。

    可修士都清楚,這——線卻是不可逾越的天塹。

    差之毫厘,謬以千里。

    兩女以前并非沒有做過嘗試,然而無不是失敗的結局。

    雖然她倆并未死心,這些年肯定將一些有用的丹藥收集,但也不會有多大作用地,能否凝丹關鍵逆看天資,以兩女的靈根!質今生多半也就只能徘徊在這里。

    當然,凡事沒有絕對,也不能說她們就一定沒有結丹的希望了,可那得有逆天的好運才行。

    如果僅是一女結丹,那勉強還有幾分可信之處。

    可兩女一起……除非自己是傻瓜才會相信。

    這是馬云通收到線報后的第一反應。

    絕無可能!然而漸漸冷靜下來之后,他又陷入了思索,雖說這件事情聽起來太過荒誕詭異,可派去臥底的人,乃自己的心腹弟子。

    按理說,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傳來假消息的。

    那么……難道竟是真的?

    他繼續皺眉思索。

    突然腦海中靈光一閃,緊鎖的眉頭漸漸舒展開,眼中反而露出了幾分喜色。

    他終于想到了一個緣由,讓資質一般的人結丹,倒也并非沒有半點機緣。

    不要忘了,那人可是元嬰老怪,只要他不惜大耗真無,替兩人施展易經洗髓的秘術。

    那樣的話,倒有七八分把握。

    可對方真的會如此做么?

    那種秘術幾乎到了逆天的地步,施展以后,老怪物就算境界沒有掉落,也必定元氣大傷了。

    但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清楚,馬云通的智商雖也不弱,但無論如何也猜不到林軒會有天塵丹這樣足以讓修仙界瘋狂的東東。

    畢竟兩位閣主雖非傾國傾城之色,但也勉強可說是絕色美女,也許那老怪物好色,將兩人收為侍妾也說不定的。

    馬云通一廂情愿的想著,念及至此,心中頓時一松。

    那老怪物雖是元嬰修仙者,但如此好色,必定不難對付,而且元氣大傷以后,更加不是離藥宮長老的對手。

    至于兩女晉級,馬云通根本就沒有放在眼里,充其量也不過是兩個剛剛凝丹的初期修士,這么短的時間,境界也不一定能夠秸固,有什么好怕的?

    馬云通一廂情愿的想著。

    當然,也并不是說他就可以高枕無憂。

    還有一件事情壓在心頭。

    原本他僅僅是想要執掌拜軒閣,可與天緣舫接觸以后,才知道這昔日了夙敵已被吸納入了離藥宮。

    與那擎天巨派相比,自己不過是一螞蟻,如何能夠相匹敵,于是他順水推舟,以拜軒閣做為覲見之禮,同樣換取了加入離藥宮的良機。

    一切都談妥當了,現在就指望方前輩來對付兩女背后的元嬰期修仙者,然而派去的使者已走了五天,為何卻音信全無?

    難道竟是出了什么差錯?

    馬云通略有不安的想務。

    “小七究竟到哪兒去了?”寬敞的大殿中,馬云通喃喃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馬道友是在找你的得意弟子么?”

    一悅耳的聲音傳入耳朵,十分耳熟,馬云通卻臉色大變了,颯然抬起頭,厲聲暴喝:“是誰,鬼鬼祟祟的?”

    聲音雖大,然而卻頗有些色厲內荏的味道在里頭,自己所待的這個大殿已位于分舵深處,一路禁制重重,對方居然無聲無息就能闖入。

    莫非是元嬰期老怪物?

    想到這里,他的臉颯然白了起來,然而一個苗條纖秀的身形卻緩緩走出黑暗,身材高挑,鳳眉秀目,穿著一綠色的宮裝,頗有幾分凌波仙子的氣度,然而馬云通卻瞳孔一縮,臉上露出幾分驚愕:“是咱?”

    “哼,見了閣主,卻是這般態度,看來馬道友是真的等不及,想要造反了?”陸盈兒理了理發絲,哨中說著驚心動魄的言語,臉上卻滿是笑意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馬云通并未反駁,反正如今已到了該要撕破臉皮的程度,只是對方為何能無聲無息來到此處。

    他心中驚疑,不由得放出神思四處掃視,突然眼睛微瞇,聲音也變得冰寒無比,帶著幾分怒氣:“蛄;手上是什么,為何會有小七的靈器?”
3月7号pk10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