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百煉成仙 > 第四千一百三十四章 惱羞成怒

第四千一百三十四章 惱羞成怒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,化羽那老怪物果然已經投胎轉世,還變化成這么一貌不驚人的小子,怪不得道祖大人這些年用秘術搜索,都沒有收獲,不起眼就是他最大的倚仗么?”

    冷笑的聲音傳入耳朵,隨后身前便多了一穿著喜袍的老者,笑得有如天官賜福,然而那表情卻讓人極不舒服。

    天福老祖!

    “你跟蹤我?”

    九天玄女颯然轉過頭顱,臉上露出大為悔恨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哼,田襄大人果然算無遺策,歐陽仙子你以為自己真的可以瞞天過海么,錯,這不過是大人的引蛇出洞之策,早就算準你會去找那化羽的轉世之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看你還有利用價值,你以為這些年,會任憑你在仙界逍遙快活,早就應該被抽魂煉魄……”

    “抽魂煉魄,就憑你么?”

    “田襄果然狡獪如狐,但就憑你天福尊者,卻還做不到勝券在握,本仙子也不好惹,只要有我在,你別想傷我夫君一根汗毛的。”

    九天玄女斬釘截鐵的聲音傳入耳朵。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天福老祖的臉上卻露出一絲陰笑之色,伸出手來,在腰間一拍,一道光華飛掠出來。

    卻是一巴掌大小的玉盒。

    他將盒子打開,一精致異常的雕像浮現在了眼簾。

    高寸許,容貌身材與九天玄女相差仿佛,可以說是惟妙惟肖到了極處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”

    九天玄女看得清楚,卻一下子玉容變色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會有我的元嬰鎖?”

    “哼,我早就說過,道祖大人算無遺策,你亦是我真仙中有數的強者。大人既然交給我這項重要任務,又怎么可能不準備一兩件后手呢?”

    “如何,仙子如今元嬰被鎖,渾身的法力都無法施展出,堂堂九天玄女,也不過與凡人相差仿佛,而你鑄下如此大錯,原本只有魂飛魄散的結果,不過上天有好生之德,仙子如此天姿國色。這樣隕落未免太可惜了,只要你將這林小子滅除,再嫁與我,本老祖就像田襄大人求情如何?”

    天福老祖厚顏無恥的說。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林軒都聽得無語了,而九天玄女更是勃然大怒:“我夫君在此,你怎可胡言亂說,癩蛤蟆想吃天鵝肉,你非遭報應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本老祖一番好意,你卻如此詛咒于我,既然你不知死活,那就在旁邊看著我將這林小子抽魂煉魄!”

    天福老祖面子上掛不住。也惱羞成怒的開口了。

    隨后抬起頭顱,兩道兇狠的目光將林軒籠罩住,顯然他受此羞辱,不反思己身之過。反而準備將所有的怨氣都撒在林軒身上了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,我們往日無冤近日無仇,可誰讓你的前世。是化羽那老家伙,道祖大人絕不會容你逍遙快活,你若是識相,就自己束手就縛,那樣的話,還可以少受許多苦楚……”

    一直冷眼旁觀的林軒笑起來了:“林某想問一句,但凡真仙,可都是像你這樣厚顏無恥的么?”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?”天福老祖瞪大了眼珠。

    “耳朵不好么,那我就再說一遍,我剛剛說,你不要臉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天福老祖瞠目結舌,氣得差點吐血了,怒極反笑:“好,好,真是膽大包天的小家伙,當年你是化羽的時候我打你不過,但如今你算什么,不過區區一渡劫后期的存在,也敢在本老祖面前囂張跋扈,活得不耐煩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剛才沒有聽到么,九天玄女的元嬰已被封印住,如今的她,就與一凡人相差仿佛,是幫不上你忙的,你還有什么倚仗呢?”

    “倚仗,幫忙?”林軒臉上露出一絲冷笑之色:“化羽真人是不是我的前世我不曉得,我也不想理會什么恩怨對錯,那都是幾百萬年前的事了,我不想追究,過去的也都過去了,但誰若糾纏不清的想要惹我,我不管他是什么真仙還是道祖,我都會讓他吃不了兜著走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無禮,好大的口氣!”

    天福老祖勃然大怒,肥大袖袍一抖,頓時清鳴聲大做,兩道烏虹從他的衣袖中一飛而出,竟是兩口漆黑如墨的吳鉤。

    長不過尺許,表面卻有黑光閃爍,隱隱還有幾張猙獰異常的鬼臉浮現而出,嘴唇開合,晦澀的咒語吞吐,這奇怪的寶貝竟似活物。

    “落!”伴隨著他一聲大喝,這黑色的吳鉤頃刻間竟然變大了十倍還多,黑霧翻涌,朝著林軒當頭斬落。

    看似很平常的攻擊,里面卻翻涌著令人心悸的戾氣。

    一圈圈黑霧由這兩口吳鉤中發出,里面雷鳴閃爍,隱約還可見紫色的雷火。

    威力讓人咋舌,比之天劫也不遜色。

    林軒看得清楚,臉上卻沒有露出多少畏懼之色。

    只見他右手略一模糊,一個斗大的拳頭頓時在他的頭頂浮現而出,表面靈光閃爍,竟然有數十種截然不同的紋陣在上面疊加著。

    偏偏卻沒有散發出任何一點毀滅的氣息,已經到了返璞歸真的至高境地。

    隨后那璀璨的拳影沖天而起,與吳鉤幻化的天雷地火撞擊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傳入耳里,黑色的氣浪和金色光芒互相交織,隨后竟然同時一閃而滅。

    吳鉤倒飛了回去,表面的靈光亦變得暗淡以極。

    但僅僅過了須臾,它突然又自己飛了回來,黑氣瘋漲,變化成令人心悸的寒芒,兩頭蛟龍的眼睛在里面閃爍著兇光。

    是孽蛟!

    蛟龍中最兇猛的一種怪物,身長數十丈有余,搖頭擺尾的像林軒沖了過去。

    林軒的眉頭皺在一起。

    不及多做思索,嘴一張,一團青氣由嘴巴中噴吐而出。

    而那氣體中,竟包含有一寒光閃閃的手鐲。

    不對……不是手鐲,朱雀的虛影由里面一沖而出,帶起漫天的烈火,頃刻之間就將那兩頭孽蛟吞沒。

    嘶鳴聲接連傳入耳朵,很快孽蛟被撕扯得七零八落,但事情到這里并未結束,表面已變得暗淡的吳鉤很快又變得靈性十足,幻化出兩座大山,朝著林軒砸過來了。(未完待續……)

    
3月7号pk10开奖结果